2014年10月26日 星期日

學聯周永康講清講楚佔中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上去TVB的"講清講楚"節目,接受記者吳璟儁訪問,談談佔領運動的相關議題。我相信周同學以學聯領袖的身份去接受訪問,應該是代表大部份學聯成員的看法,因此這接近半小時的訪問應該有助大家理解這佔領運動的本質與理念,故特此轉載。



節目主持吳璟儁向周同學提問的問題,可以說是代表了很多反佔中人士的想法,我們也算是有機會得到帶領"佔領運動"的學聯一個比較正面的回應。我不知道各位網友聽完周同學的講解,會否因此改變自己原來的立場,反正我今早看完訪問之後,帶女兒去上學的時候,也順道在街上"排隊''簽名表達了自己反佔中的意願。


390 則留言:

  1. 學聯第一晚已經叫人撤離, 覺得金鐘會有危險, 但結果D人自發去銅鑼灣同旺角佔領, 所以唔好認為學聯以至任何一個組織可以代表班佔領人士。好多人從現實角度講, 認為佔領無用, 迫唔倒中共就範, 只會阻礙民生, 呢個講法無錯, 不過倒轉講, 而家現實就係無人叫得走班香港人, 多個民調指出竟然有更多人支持佔領, 數字上五五比, 同樣從現實黎講, 政府唔務實正視問題根源, 都係解決唔倒問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關於民調的意見我在再前一個POST已詳細說了我的看法,恕我不再複述。

      至於說學聯不能代表佔領人士,但偏偏學聯又以佔領人士的代表自居,向外發放信息及與政府會談.......到最後原來佔領人士說學聯不能代表我,那究竟學聯口口聲聲說代表"香港人"與政府談,最後代表的是誰?

      刪除
    2. 看完這篇,這個差勁的表現足已令偉哥出去支持警察。

      刪除
    3. 宜家個情況咁尷尬,我相信係佔中/學聯同政府,當初都低估左會走出黎既人數。

      刪除
    4. 今早飲完茶開左車才見有街站, 都特登再泊番車入去排番隊簽名.
      對足身份証才簽, 講到咁唔簽都唔得, 都好鬼奈冇簽名添 >_<

      刪除
    5. 怎么不直面回答主持問既問題,回答顯得左閃右避,只不斷強調自己既睇法。

      刪除
    6. 睇完條片後,覺得呢個周永康思想好混亂,自打嘴巴,都唔明佢回答乜野,
      主持人都係大學生,問問題清淅有序,兩個都係大學生,對比之下,真是大不同,高低立見。

      刪除
    7. 工作經驗及人生閱歷豐富了,自是不同。

      不過周同學上得呢個節目,當知道主持會問一些佔中相關的問題,當中包括一些尖銳的理念及法治問題,而周同學好似全無準備一樣,只是不斷迴避問題,問非所答,就令人失望。作為佔領運動的領袖之一,理應對佔領運動的相關問題有充份的認知及了解,但主持問到很多問題,似乎周同學事先完全沒有思考過一樣,有些莫名其妙。

      刪除
    8. 當然周氏的答覆出現不少矛盾,甚至問非所答,顯然有準備不足的問題,但如果各位係只著眼邏輯、答話技巧而去批評的話,相信不少建制派反佔中人士(如:周融、李偲嫣、梁志祥、蔣麗芸等)的言論更不合邏輯更不知所謂?

      各位更應該認清事實,雙學、三子即使此刻表示欣然接受人大框架甚或最極端地調轉槍頭反佔中,「佔中運動是不會就此完結的。」這點人所共知,因為大部份市民都是自發佔中的。

      折衷的解決方法,解鈴還須繫鈴人,是香港政府。本人認為即使公民提名不能實行,提委會的組成及人數都應該有進步,更甚要落實真普選時間表才能解決現在的問題。

      另,佔街行動違法、阻礙生意,從此看實應反對,但此刻各位只短線地關注恆指、樓市、搵少幾多,我怕卻賠上後代的未來,廿年後香港的維權律師都被軟禁、8964事件完全消失於書本、網上資訊被封鎖、不文明事比比皆是,伴隨中共漠視民權的發展模式,大家戶口可能會多幾個0,但,值得嗎?

      對於生計受影響的一眾,會問「社會民主的代價為何要一小撮人去承擔?」答案是不應該的,但無奈地每個社會決定都有人要犧牲。

      難道過度發展旅遊業令租金飄升,飲食零售界能斷然得多於失?上水粉嶺大埔的居民因自由行水貨客搶購奶粉日用品是得多於失?吳亮星強行通過東北發展計劃前期撥款,居民甚至香港人都是得多於失?

      大家害怕佔中窒礙經濟增長,人之常情,但試問過去政府傾斜富人政策下,有多少市民能共享經濟發展成果?

      佔中運動只是兩害取其輕的方法。違法礙人的群眾活動是下下策,但總比沒有對策好,沒有佔中運動相信政府亦不會建議提交民情報告,中央亦會一直視民情而不見。有人認為穩定守法大於一切,但亦有人認為世上有東西即使違法被捕亦要堅持,此看法不盡正確,但套在爭取民主上至少合理。佔中者為捍衛自己的價值觀所做的一切自私是事實,但反佔中者只著眼維穩這種短視這種安於逸樂對您的後代絕對看不上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不支持佔中作為訴求的方法,但若只有這種方法香港政府才肯向中央表達自己的意見。無奈無得揀下才要上街,希望政府正視這個聲音。如果有務實更好的方法,請提。

      單純希望完結佔中,最有效的是要求政府有確實的回復。最後,希望各方克制,用非暴力方式表達及溝通,此為不可逾越的宗旨。

      刪除
  2. 對於周的回答,連主持吳璟儁都有點氣結。可能心想:香港的將來交給你們就無希望了,起碼我自己是這樣想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認不認同佔領是政見問題,但當親身走進佔領區內,無可否認他們很有紀律和互助精神,跟反佔中遊行後,維園一地中國國旗垃圾(口裡就說愛國),相映成趣。

      刪除
    2. 很多人見到事件光明的一面(互助又好執自己製造的垃圾又好)便忘記了他們正在非法霸佔馬路剝奪他人權力。就好似搶匪講聲多謝就讚佢好有禮貌一樣本末倒置~

      刪除
    3. 一矢中的,那有文明地違法的道理!

      刪除
    4. 好想班黃蟲再落區擺街站簽名活動,見證下真正民意何在。但必須要用身份證簽名。

      刪除
    5. 反佔中的還路於民簽名要出示身份證的

      刪除
  3. 周同學可能手上無艾瘋就不識答問題.

    回覆刪除
  4. 佔中及反佔中的發展..........

    誰趁機攪亂,誰想攪震壓,誰是混水摸魚的大家心裡有數吧....
    數人頭佔中的實輸硬.....各大親中門派,蛇齋餅,有藍,有綠而家有埋紅帶....呢的就係隨事件增長的人群吧........細心看看近晚的劣質行為..打記者有殺錯無放過,全在鏡頭,及后有關的回應,!!!

    不談民主派,泛民,親中派......派派都有混水模魚者,

    運動者有温和,激進,理想,各施各法,没有馬首,不齊心難事成,求急進目的忽略民生帶來壞影响
    政府己弱勢,執法及法治的問題已帶來負靣......好事變壞事

    但因果是不能變的,大事大非要清楚.一個一路龜縮在背后的特首,在背后指点前線做難頭卒,破壞警民關係的始作俑者也不為過..相由心生,心謀遠慮,但近日的舉指言談己是昨日的我....開始失憶了所謂問責的團隊在事情的醞釀時没有和反對派好好溝通,意見接受,一切照舊,不敢進諌,按主子心意行事.講人自講吧!

    大事大非要清楚.無法攺變是因果.....今次攪出的亂子,是誰的最大過錯呢?

    佔中,反佔中的有心人....港人都給你們帶上莫奈何之路.....
    投不投票,作用如何?各方支持者表表心意吧. 亦不要太認真..
    獅子山下的港人,已為政治分化,

    最担心的是香港人何時才能走出困局?

    回覆刪除
  5. 其實佔中發生之前,大家已見到周融的反佔中大聯盟,說的表面是為社會和諧,做的實際卻是撥火,令社會更撕裂的事。我明白大家都希望佔中完結,但實際上支持這個撐警反佔中的簽名,得到的不會是大家希望的效果,相反,只會如之前一樣,造成更大的撕裂和水火不容。

    所謂維穏,不是要消滅混亂,而是製造更大混亂,讓社會裏的人自己打自己,將槍頭指向對方,而非執政者,那便可達致執政者的執政權穏定。維穏,從來不是維持社會穏定,而是維持政權穏定。社會愈不穏定,吊詭地,政權可以愈穏定。這就是分而治之的精要,但試問,這是大家的理想生活環境,還是執政者的理想生活環境?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只想問: 有什麼方法可以令我們這些不反對佔領運動訴求、但反對這種抗爭模式的聲音讓普眾大眾知道? 我們不想這聲音被滅聲。

      我想到的是網上發表我們的意見、以至現在在街站簽名支持反佔中,這些是我們可以運用的最和平、最低成本、對社會影響最低的方法。

      上次周融的簽名運動可能有很多是中資或親中機構的動員,但昨日我在街上排隊簽名,同行的大部份是自發上前簽名......只因該街站只有3位義工在處理簽名表,根本沒有多餘人手可以在街上拉人去簽名。

      如果仍然有人覺得簽名的全是收了錢或建制派人士,那我們只能希望泛民議員盡快推動"公投"。

      刪除
    2. 不是這個意思,而是簽周融的反佔中也是endorse了這個組織。這個組織的言論手法不會是理性人士所認同的。如果因為這是最方便的表達意見的方法,而無型中給了它legitimacy,我認為是得不嘗失的。這些組織正可透過這些簽名活動挾民意而支持自己的正當性,從而搞一些大家不認同的事情,從第一次簽名活動的成功從而更進一步搞熱線電話散播白色恐佈已很清楚。正正是這些組織令到大家認同的理性解決更加冇可能實現。(還有它們這一次是有網上簽名的,要manipulate一樣很容易。)

      始終解鈴還需繫鈴人,執政者樂意周讓融這類型的組織搞簽名,還要親自支持,可以看到政府由始自終並不想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解決問題,正如上述提過,撕裂對其有理。

      刪除
    3. 撕裂對其有利 (別字,不好意思)

      刪除
    4. 政府由始自終並不想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解決問題,如是這樣的話警察一早武力清場,還给佔中人士佔了整整一個月時間,我不知那簽名事後有你以為甚麼陰謀論,只知以真民意意願結束這個不知所謂的佔中行為。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6. 反對非法佔領行為就是撕裂社會,就好似怪責因為有警察所以出現犯人一樣~

      刪除
    7. 剛剛簽了, 亦見到好多人簽名, 先此聲明, 沒有收錢, 沒有被煽動!!

      刪除
    8. 霸住條路,已經系違法。但和平簽命支持反佔中,會撕裂香港??即系佔中者做咩都系對?其他人出聲機會都沒?

      刪除
    9. 支持法治, 支持和平簽名, 合法簽名表達意見, 為什麼又是陰謀呢?為什麼又是撕裂香港呢? 難道香港只能有支持佔中的一言堂, 而又不能夠容納其他人的意見? 看看今日所謂的港台記者, 竟然因為有少數反佔中的人暴力事件, 而說以後不採訪籃絲帶活動, 這就是今日所謂記者的道德操守

      刪除
    10. improv2014年10月26日 上午11:02
      "簽周融的反佔中也是endorse了這個組織。......如果因為這是最方便的表達意見的方法,而無型中給了它legitimacy,我認為是得不嘗失的。這些組織正可透過這些簽名活動挾民意而支持自己的正當性,從而搞一些大家不認同的事情“

      请问民主选举制度下有哪个政党不是赢了选举后就挾民意而支持自己的正當性的?而且大部份政党就算做左一些大家不認同的事情,都能留到任期满后选民才能赶下台。 中途被赶得不多,因好多时可以透过利益交换搞掂。将来我们香港有投票选出来的政客也都一样是这类人。君不见美国奥巴马总统的支持率。

      刪除
    1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12. 佔中發生了,規模超乎想像.周融所做的事大慨無助修補社會撕裂. 不過,既然最差的情況已經發生,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其實, 希望有一個強勢政府,也是香港人的選擇. 鷹派上場,做事比較強硬,是可預期的. 只是大家一時接受不了.

      刪除
  6. 問非所答,答非所問,一陣出街簽蕃個名,咁多年選舉我只投過一次票,看來要東山復出了,呢種人將來入政壇,香港没有希望。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未投過票, 唔係選民, 看來我都要出來投票, 要讓泛民班人及美國班人知道香港人不是好欺騙

      刪除
    2. 我都係投過2票, 仲係以為自己好年青有理想, 咁支持左D民主.........政棍 >_<

      唔好大隻廣, 現真想有得投番次 >_<

      刪除
  7. 根據周同學所說,只要自稱公民抗命,就可不斷犯法,期間警察還要協助保護他們不受滋擾,直到有朝一日,他們良知發現去自首,此舉稱之為「去完善整個法治體系」。

    我讀得書少,理解不到這樣高深的理念,只可落街簽個名表態支持,繼而用選票回應那些顛倒是非的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不信大部份示威人士去「自首」

      刪除
    2. 如會去自首做勿又上反光鏡, 眼罩口罩. 我以為黑社會企左入去添. >_<

      一有對抗人仕就係黑社會, 六七十嵗的老黑社會忡出來行扯,

      牛高馬大推人就唔係暴力, 仲可以叫放人, 香港未民主已變成勿野世界 >_<

      刪除
    3. 現又冇警方咁搞佢地, 睇下咁多黑衫帶口罩人仕搬卡板,
      仲以為黑社會人仕佔領左領佔區添, 真如周同學所言完事會自首??
      周同學D想法都想當然??或而近幼稚??>_<

      刪除
  8. 有一樣野經我研究,突然想通了黃營做法。

    假如我們將黃營代入綁匪角色,市民代入被綁架的角色。一切也全部解得通。

    就是斯德哥爾摩症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通常有下列幾項特徵:

    1.綁匪為了某種「正義」原因而綁架人質,並得到人質認同。
    黃營為了「民主」原因而綁架道路(交通經濟),得到市民認同。
    2.人質必須有真正感到綁匪(加害者)威脅到自己的存活。
    市民感到黃營霸路令生意變差,影響上班。
    3.在遭挾持過程中,人質必須體會出綁匪(加害者)可能略施小惠的舉動。
    點施小惠未光顧佔領區附近小店。
    4.除了綁匪的單一看法之外,人質必須與所有其他觀點隔離(通常得不到外界的訊息)。
    FACEBOOK 選擇性觀看的確做到。但這個不成功。CCTV等傳統媒體控制。
    5.人質必須相信,要脫逃是不可能的。
    市民相信佔領是不可能完結。

    而通常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會經歷以下四大歷程:

    簡稱中了招市民認同黃營的心路歷程

    1.恐懼:因為突如其來的脅迫與威嚇導致現況改變。
    佔領運動示威突然遍地開花,佔領香港。
    2.害怕:籠罩在不安的環境中,身心皆受威脅。
    日日咁霸路,生計和番工時間已經被威脅緊。
    3.同情:和挾持者長期相處體認到對方不得已行為,且並未受到『直接』傷害。
    長期相處,應該指和示威人士長期接觸。在可以接受財力損失程況下同情。
    4.幫助:給予挾持者無形幫助如配合,不逃脫,安撫等;或有形幫助如協助逃脫,向法官說情,一起逃亡等。
    簡單說即係支持黃營

    回覆刪除
    回覆
    1. 之前曾在电视看到访问旺角占领区附近一个小商贩的对答,当时已有开始时的恐懼转变为同情,今天极可能已变成幫助者。 不知效果会有几大。

      刪除
  9. 唔會簽名亦唔係支持佔領, 只會買定花生因為覺得將理想建築在他人痛苦上就算係陣痛都無藥可救.

    回覆刪除
  10. 無視法律嘅人大聲疾呼要法律保護真係可憐又可恥更可悲.

    回覆刪除
  11. 伟哥:沈旭辉有两篇文章写得好好。有时间看看。
    http://hktext.blogspot.hk/2014/10/international_13.html
    http://hktext.blogspot.hk/2014/10/constructivism.html

    回覆刪除
    回覆
    1. 剛剛看了,很理性的分析與探討。沈生的分析從現實角度出發,也帶出了現實與理想的巨大分歧......這些其實在我們這裡之前都有討論,但支持佔領運動的永遠從理想角度去看這件事,而忽略現實情況及可能的後果。

      不中聽的說話我們也說過很多,只是支持佔領運動的網友聽到不中聽的說話,將先入為主視你為建制派,那會將不中聽的說話聽入耳?

      刪除
    2. 系,好多时都无法讨论到甘深入就会不欢而散。
      这是我在那里的留言:
      可否再加一段由理想主義者发问,現實主義回答的对话?这样可能更能全面反映两边的不同看法。
      現實主義者(我的取态)可能反对占理道路, 但并不反对在尽量不影响民生的情况下争取政改诉求。 持两种主义的人可能在争取民主选举制度本身并无争议, 只是在争取的手法、时间和快缓有分歧。現實主義者并不极端,也不是站在理想主义者的对立面。理想主义反而是站在极端段的一方。
      另外,民主是一种政治制度,一种管理国家的手段。 我们一直只强调追求民主,但就很少讨论我们到底要借助民主制度以达到什么目标。仿佛民主本身就是目标。可否有机会也讨论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刪除
    3. 昨天我都看了沈旭暉上講清講楚的節目的上半部分,很難得有一位大學教授可以有中肯、理性的分析

      刪除
  12. 港大法律系教授陳弘毅昨日接受商台訪問的內容:

    【明報專訊】佔領行動提出廣場投票向政府施壓,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港大法律學院教授陳弘毅形容運動走向愈來愈激進,已類似1989年北京天安門民運情况,他稱歷史教訓是「不是抗爭愈久,最後得到的東西愈多」。1989年出任駐北京記者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亦說,佔領人士應思考六四慘劇經驗,不要被群情推到死路,要懂進退,以爭取主流民意支持。

    陳弘毅在商台節目《政經星期六》中說,對佔領運動的發展感到「心情比較沉重」,他說﹕「現在進行抗議活動的人士,他們做的方向有些類似89年北京的民主運動的情况,那時運動一直持續下去,而且愈來愈激進,提出絕對不願意撤退,最後大家知道釀成悲劇。」

    陳弘毅說,佔領人士爭取他們的民主理想,但政治現實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不會接受他們的訴求,因為人大大常委會不會撤回8月31日的決定,特區政府也不會要求人大常委會這樣做。

    陳指歷史證「抗爭久不等於得到多」
    對於示威者堅守佔領區,陳說﹕「歷史給予我們的教訓,不是抗爭愈久,最後得到的東西愈多,這不是歷史或現實的情况。89年(民運)如果早些撤退,可能後來鎮壓和趙紫陽落台都不會出現,那麼(中國)民主可能會發展得更加快。」
    以顏色革命形容佔領
    陳又以顏色革命形容佔領運動,「如果香港是獨立國家,出現這種情况,政府好可能要倒台,在外國相當於顏色革命……但香港不可能成功,香港不是國家,行政長官是中央任命的。政治現實上中央仍然會支持行政長官,不會因為這件事件要求他落台。」
    劉銳紹說,佔領人士必須思考六四經驗,「當時溫和人士在群情洶湧下,慢慢被激進派取代,激進派又被更激進的一派取代」,指這是群眾運動組織者經常有的盲點。他稱今時今日佔領運動已有不錯成果,希望決策層不要被群情推向死路,最重要是爭取到主流民意支持,如果只懂進不懂退,結果只會失敗。

    倡調整提委會子界別增民主成分
    對於出路,陳弘毅認為應想辦法保證特首普選時,提名委員會提名較多市民支持的參選人,而提委會內38個子界別都有調整空間,例如增加子界別、調整子界別的委員數目、調整委員的產生方法等,如保險界是否讓保險經紀也可投票,而非只得公司票。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亦認為可爭取擴大提名委員會的民主成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歷史給予我們的教訓,不是抗爭愈久,最後得到的東西愈多,這不是歷史或現實的情况。89年(民運)如果早些撤退,可能後來鎮壓和趙紫陽落台都不會出現,那麼(中國)民主可能會發展得更加快。」

      「如果香港是獨立國家,出現這種情况,政府好可能要倒台,在外國相當於顏色革命……但香港不可能成功,香港不是國家,行政長官是中央任命的。政治現實上中央仍然會支持行政長官,不會因為這件事件要求他落台。」

      「當時溫和人士在群情洶湧下,慢慢被激進派取代,激進派又被更激進的一派取代」.......希望決策層不要被群情推向死路,最重要是爭取到主流民意支持,如果只懂進不懂退,結果只會失敗。

      刪除
    2. 都是非常务实的看法。我好认同。
      事情的发展有好多变数,如果我们唔继续缓步前行,怎能稳扎地争取理想。 理想可以一步达到就不是理想了。

      刪除
    3. 偉哥近日已經轉貼了不少有說服力的方法(如上文的最後一段以及白票有效制), 可惜目前的反占中組織只是惟阿爺是論(有如凡是派), 實在支持不下手, 期待有識有見的組織出來代表另一種聲音

      在這期間也真心希望當局能多加採納, 儘早實行, 給香港一個復原的機會, 給大家一個有認受性的普選, 如果提名委員會有公信力(即有更多個人票), 白票有效而特首需得到過半數票才能當選, 確實更有說服力去讓市民相信可以袋住先

      刪除
    4. 提名委員會的組成如何加強認可性及代表性,這點政府正在研究當中,就等政府日後提出建議再作評論; 至於白票有效及特首需獲過半支持率才可以當選,我看不到有那方面是違反基本法及全國人大的決定,其實這是泛民目前應努力去爭取及落實的重大"否決權",遠比仍在追求那接近零機會的2017選舉有公民提名及推翻全國人大決定來得實際。

      有了"否決權",即是說大家雖然無法提名想要的人入閘,但最少可以決定雖人有資格成為特首,而不是中央推三舊"屎"出來比你選,你一定要從中選一名做特首。

      刪除
  13. 冷眼看世界,心中實不快,見怪亦不怪,不吐亦不快,左中右各界,包容勿見怪

    佔中反佔中的眾生相.........永遠都是精人出口,笨人出手.......各有各的生存揾食方法吧

    弱勢政府,失信特首,唯親團隊,可憐執法的公務員亦方寸大亂,左右為難正常地執法.

    呢個世界最難防的人是義正詞嚴,說理說教,思想洗腦,温水煑蛙,日后食咗你還不知点解,可能你都要多謝佢的人.....

    還有一種是肯為主子賣命,為求加官進爵,西瓜靠大边,要做人上人的......信我啦XX條無事既.
    另一類是嘩眾取寵,顚狗大叫,明搶明刀及直腸直肚的人,觀其言看其行,最容易處理,佢想点,..適當時候還可妻之.

    一種是少年不識愁滋味,品性善良,有志氣有理想,思想成熟,能分是非,但入世未深,不顧世途險惡,容易被利用.,不平則鳴,若不平衡各方而進退,錯估形勢時仍不調教也容易走火入魔.....但滿腔熱血的少年情懷但未經磨練是可理解的. ..

    一種人是因勢利導,理直氣壯,在適當的時候便出來做鐡扇公主撥火維恐社會不亂,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兵荒馬亂之時借羣眾之力做其求名狀......

    一種是蛇齋餅的人,有錢收便是可支持的一方,本土/南亞裔,內地的生力軍.....有錢便是娘吧.

    可憐的是我本善良的羣眾在這個運動中在出於同情學子,或在利害相關衡量,各有立場時不其然亦做了一隻莫奈何的棋子.

    擾擾攘攘一番,勝利者看來是長期在作戰狀態,飽經實踐,能利用羣眾的不同思想亙鬥的老練高手吧.強弱懸殊己早分勝負了.........即有公民提名大陸亦可加快來港移民換血....点玩一人一票都是日后的贏家.....

    不是一個全民皆怨的社會,佔中運動,便更容易做成分化,若無人架駛的街頭游擊戰術能持續,長看都是拖慢赤化而矣.....

    没有理性,沒有人性,各走極端時便漸漸走火入魔,亙相攻擊變為可怕的獸性.....到時便是城門失火.........

    什麼黑社會,白社會,在現實的世界都是向錢看吧!....財可通神,認錢不認人,的道理也不明白嗎?

    要發生的己發生了.......無能失信的特首...一盤散沙的議會...各懷鬼胎的政棍..港人治港如何收科亦難料....不是好有信心xxx的自我安慰的說話咁簡單的門靣話..

    各領取高薪的問責高官今次事件看來是后知后覺的團隊,風平浪靜,不做不錯的思維到民間醖讓怨氣時亦不及時溝通處理,高高在上的官腔,官商特權,地產霸權,維護權貴,貧富極為懸殊,不理民間的實況,......

    一旦危機爆發時,在這個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香港高官,亦不能顯.其身價......閉門造車,不知民情,日暴其醜是當然了.

    佔中運動己勢成水火,漸進,漸退,再激進,亦無人能為左右.....
    928 遍地開花之時旺角街頭己漸變成為無人架駛及導航的列車....

    但要社會穏定,法治為要,再自由發輝的抗爭下去,流血的日子不遠矣.

    ,如何是好?? 再攪下去如何收科....?

    不論何派的支持者只能靣對大局,如何處理不是你我,但幸好自己亦能用心眼看看大時代!

    回覆刪除
    回覆
    1. Danny, 你说出了我的心声

      刪除
    2. 支持 ! 其實你是佔中或反佔中都好就由歷史去做決定吧誰對誰錯,不過我可能那時己升天了。

      刪除
  14. 八九民運錯過3次退場機會

    【明報專訊】1989年民運由4月17日開始,到6月4日凌晨以解放軍清場作結。時事評論員劉銳紹稱,當年5月4日、19日和30日均有退場機會,但最終被堅持留守的「激進派」推翻決定。

    劉銳紹憶述,5月4日大遊行到天安門廣場後,學運領袖周勇軍宣布運動成功,呼籲回校復課繼續爭取民主,但旋即有另一班學生進入廣場留守;5月中已有很多學生撤離廣場,5月19日凌晨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廣場講「我來晚了」,但中共隨即在翌日宣布戒嚴,再次令很多學生走出來。最後一次機會是廣場內的學運領袖原定5月30日退場,但很多外省來的學生不肯走,結果退場安排也取消。

    「激進派」堅持留守 推翻撤離決定
    當時學運領袖封從德近年撰文稱,戒嚴前後數日,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北高聯)主導廣場,較傾向撤退,但結果被廣場議會逐出廣場,指揮權交予「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但5月28日指揮部被不滿撤離的「外高聯」批評,結果最後取消5月30日的撤離議決,改為6月20日才撤離,惜6月4日便被清場。

    回覆刪除
    回覆
    1. 雖然現在很多人普遍認為佔領運動暫時看不到武力清場的機會,但事件持續下去,除非佔領人士自願撤退,不然終有清場的一天。

      想問問現在仍支持佔領的人士,如果你們可以從客觀、理性的角度出發,89年六四是提前自願撒退、還是堅持到最後被武力清場對社會、對民主進程的得益最大?

      刪除
    2. 這問題無人回答,就由我自問自答: 相信所有人回顧事件,都會覺得89年學生運動,如果可以見好就收,對中國當時的社會、民生以至民主發展都是最有利的,而不是等待武力清場。

      到今日,佔領運動的發展其實與89民運越來越相似,為何支持佔領運動的人士就沒有大智慧、勇氣去承認見好就收會遠比繼續堅持下去更為有利呢? 任由激進人士接管、主導這場運動不正是將這場運動推向死角嗎?

      刪除
  15. 民主有可取的地方,但只是治度。 用民主治度下达至的决定未必全都是正确的。如果当时广场有个强人领袖独排众议,坚持退,也不一定是坏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现实世界里的事情并不是非黑既白!

      刪除
  16.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有人看過那女記者的訪問新聞嗎?圖片只是從網上取得,不知是否真的。

      刪除
    2. 我也很好奇那女記者問了什麼問題會被人追到花容失色.....

      http://rthk.hk/rthk/news/expressnews/20141025/news_20141025_55_1048617.htm

      刪除
    3. 今日的香港記者就是這樣, 永遠想誤導市民, 永遠不能中立去報導, 你們看見這情況, 還認為香港適合普選嗎? 報導只集中報導記者被打, 卻不願報導為何會無端端被打, ......

      刪除
    4. http://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3951728

      這個女記者本身就係佔中人士.... 唉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6. 以下為轉載: ( 無法辨証真偽, 各位自己判斷, 因為我們沒有公正中立的傳媒, 無法得到真相, 只能靠自己判斷)
      =========
      昨晚尖沙咀鐘樓 反佔中集會

      打人一定係唔岩,但電台點解無講其中一位記者被集會人士質問為何報導偏頗唱衰警察時,那名記者學佔中人士一樣對集會者唱生日歌,這種行徑不難想像會l令群情兇湧吧。

      而一名女士自稱行經上址故邊拿手機拍照集會者,邊問集會人士收幾多錢出黎,即時又引起一大群眾混亂及肢體衝突。

      而其實大量記者早在晚上6時後陸續已經到達活動地點拍攝,活動經歷3小時都十分和平理性,至少一宗「爭執」事件都沒有發生,更沒有任何肢體衝突。因為大家都在談論和平,理性,守法的重要,講者輪流在台上講述警察為香港的付出和得到市民的肯定。但從電視電台的報導都沒能看到。

      而集會後群眾開始散去時,集會者不斷被挑釁的情況完全被刪去,只報導「記者被打」和「被辱罵」的情況。那一個月來警察被辱罵的情況有被報導出來嗎?沒有。
      點解要打佢?記者被之原因:
      有份集會人仕透露,被之記者在當時不斷詢問在場人仕,問 : [有無收錢,收幾多]𠍾
      所以D人就址火𡸷,記者又有新聞啦。
      無線好賤,現埸市民話d記者無帶証件,話自己係蘋果,攪事引致騷動,擺明係局,仲有個15歲每次有大型活動就出現次次話比人非禮果個洗衫板今晚又來左,比班C拉團剷到佢P K走左,呢d全部吳報,扮毒果報後就話係無線記者,真係好大陰謀。

      刪除
    7. 今次很清楚可以睇到香港的傳媒除極少數外已無中立或專業可言

      刪除
    8. http://i.imgur.com/VhYdbEs.jpg - 呢張圖明顯是假的吧,D文字解像度差好遠

      刪除
    9. http://news.discuss.com.hk/viewthread.php?tid=23951728 ﹣感覺上唔似係同一人,連眉型都唔同。

      刪除
    10. 問有無收錢果句, 我搵唔到, 唔知真假, 至於樣貌, 其實我求證過, 真係唔似

      可以睇下LINK ,約02:55

      http://news.tvb.com/local/544cd8376db28cba4c000004

      而有關現場的情況連結跟上文也不一樣, 不知道是攝影師俾假口供隠暪挑釁, 定有人不誠實使用電腦為分散注意....

      都係果句

      其實未經證實的消息少傳為妙, 社會上的不信任氣氛已經很濃

      刪除
    11. http://i.imgur.com/VhYdbEs.jpg

      睇返D 字似KEY 上去...點可能其它字起格, 呢句就超高清...

      仲等我特意上MYTV 去搵....

      刪除
    12. 確實未經証實的消息大家盡量少引用。

      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這種暴力行為及妨礙新聞自由都是令人難以接受......真的想請李偲嫣那批人"膠"少一陣當幫忙。

      刪除
  17. 剛看新聞,有感而發...
    好正氣的李枝煙啊! 由心而發的偉論, 另我感激流涕,
    在妳眼裡香江被襲擊的記者是活該....禽獸不如吧!

    我開始醒覺了,我是否脫節了,和妳的觀越來越背道而馳,我一向在香港接受的教育是錯的,我要,,檢討檢討願意接受高人的新思想教育......我不想自己是豬八戒照鏡.

    若再攪不清楚,我需要看看心理醫生,我不祈望做一個偉人,強人,只求做一個有自已思想的平凡人.

    希望妳能代表香江,穿洲過省用妳無私無畏的獅子山下精神,為被不公平對待為人民服務的受害者發發聲,給偉大的同志一点關注,;佈道真實的情況,便功德無量了.........

    妳是受害人的救星,妳是同志的學習對象,妳是有良知的人的偶像......
    敬佩,敬佩.....努力努力...加把勁.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連唔出聲都唔可以,好似d富豪唔講,都要拎出黎批,不知是何道理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做組織者又豈可卸責, 錯就要認, 不能控制埸面巳要先道歉再查辦.

      刪除
    4. 至於是否有內情, 打人一定係犯法, 其他的都衹是求情原因.
      中人圈套好, 被屈好, 祇能怪自己未有安排預防.
      千祈唔好推卸, 道歉先才站得住腳 >_<

      刪除
    5. 只可以說那批富豪是吃得咸魚要抵得渴,既然要上京面聖,向習主席靠攏,在政治上買保險,自然要有所付出;新華網是公開叫他們交投名狀,交或者不交就由他們自行決定。

      刪除
  18. 而家社會己經撕裂, 占中, 反占中都覺得自己是西瓜的大邊, 需要有公信力的組織為事件找出路
    支持先撤離, 支持投票, 但不是經周融的投票, 而是由更有公信力的機構,投票要更嚴謹, 議題要清晰, 如是否贊成通過對話爭取, 是否贊成人大831 方案, 最好有不同方案去投(有公民題名或無公民題名但白票有效等, 這些都要探討都要做。

    可憐的特首連公開面對傳媒也不敢, 要董伯伯出來護航....不敢想像他有這個魄力去搞類似的公投。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我相信689亦明白, 佢出來講乜都無用, 除左佢話辭職.
      咁出來做乜? 俾班佔中人更多野講?
      到呢個時刻, 我覺得佢連辭唔辭職既主動權都無.

      刪除
    2. 佢仍有時間面對外媒採訪談及政改, 但沒時間面對本地傳媒講下政府有咩可以做?

      至於佢係咪講乜都無用, 就真係聽下佢肯講咩, 如提名委員會可以點鬆法?

      人大下了閘, 政府可以做的除了固守這道閘以外, 也應該要在這道閘上有限的空間上鑽空子, 話俾市民知仲可以點樣提高提委會的認受性以及時間表 , 不然占領活動即使某天清場了, 日後會死灰復燃, 變成衝擊立會

      刪除
    3. 不過你都講得好岩, 今時今日他連辭職的主動權也沒有....

      唉........

      刪除
  19. 佔中一早已完,現在是雨傘運動。

    贊成又好反對又好,我都冇乜特別異議,但幫果班掛名「反占中」、「藍絲帶」簽名就恕難認同。

    若果話學生唔理性,政棍搞事,都講得過得去,但周融、李私煙呢班,又何嘗唔係建制棍,動員流氓爛仔搞事,又何理之有??

    幫佢地簽名,咪又係間接支持另類暴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凡事要看清楚一點, 周融如何是政棍呢? 煩請講事實及證據出來, 集會那班人衝動用暴力是不對, 但你有沒有想過背後是什麼在撩興他們呢? 為何傳媒不敢及不肯去查夠當中的原因呢?
      他們集會支持警察, 如果用流氓爛仔去行駛暴力, 這是倒自己米, 你認為周融李思煙會去倒自己米嗎?

      刪除
    2. 你是對抗政府,唔係對抗市民。
      你唔攔住條路邊會有人攪你,做人唔好顛倒黑白是非。

      刪除
    3. 我今日也簽名投左票, 因為這是暫時唯一一個公開既渠道俾我作為香港人表達我唔支持佔中既意願. 邊個係主辦單位都唔重要, 我只想表達我呢個意見.

      刪除
    4. 周融只提支持政府的決定而背後的理據根本不能令人信服, 不過是在民間的政府喉舌, 之前搞的簽名活動又無說服力, 令到今次雖然有更多真心支持學民退場的人投了票, 結果投票的公信力也因他這個機構而欠缺應有的公信力, 要搞就真心搵做開民調的機構去搞啦, 起碼唔係人手"勸喻"市民不要重複投票, 然後支持占中的, 對周融出來的結果咪又係不屑一顧

      我也很好奇為什麼會先打不是其它機構的記者如CABLE, APPLE, 期待更多調查結果

      至於是否有人蠢到倒自己米就無人知, 不過令我諗起陳鉅源話唔會蠢到用支票去行賄, 但事實就係兩者都俾豬一樣的隊友擺左上枱

      刪除
    5. 咁你要問下為何傳媒不去報導, 為何羣眾無端端打人, 一定有原因, 打人是不對, 但有人有居心地去撩人打, 以圖製做新聞, 其心更可惡
      ===
      以下為轉載: ( 無法辨証真偽, 各位自己判斷, 因為我們沒有公正中立的傳媒, 無法得到真相, 只能靠自己判斷)
      =========
      昨晚尖沙咀鐘樓 反佔中集會

      打人一定係唔岩,但電台點解無講其中一位記者被集會人士質問為何報導偏頗唱衰警察時,那名記者學佔中人士一樣對集會者唱生日歌,這種行徑不難想像會l令群情兇湧吧。

      而一名女士自稱行經上址故邊拿手機拍照集會者,邊問集會人士收幾多錢出黎,即時又引起一大群眾混亂及肢體衝突。

      而其實大量記者早在晚上6時後陸續已經到達活動地點拍攝,活動經歷3小時都十分和平理性,至少一宗「爭執」事件都沒有發生,更沒有任何肢體衝突。因為大家都在談論和平,理性,守法的重要,講者輪流在台上講述警察為香港的付出和得到市民的肯定。但從電視電台的報導都沒能看到。

      而集會後群眾開始散去時,集會者不斷被挑釁的情況完全被刪去,只報導「記者被打」和「被辱罵」的情況。那一個月來警察被辱罵的情況有被報導出來嗎?沒有。
      點解要打佢?記者被之原因:
      有份集會人仕透露,被之記者在當時不斷詢問在場人仕,問 : [有無收錢,收幾多]��
      所以D人就址火��,記者又有新聞啦。
      無線好賤,現埸市民話d記者無帶証件,話自己係蘋果,攪事引致騷動,擺明係局,仲有個15歲每次有大型活動就出現次次話比人非禮果個洗衫板今晚又來左,比班C拉團剷到佢P K走左,呢d全部吳報,扮毒果報後就話係無線記者,真係好大陰謀。

      刪除
    6. 佔中已完?你問過訓街霸路班人未~

      刪除
    7. jim jeremy:篇新聞難得有報道,我想貼過隔離區,但字體唔完整,有無完整既內容,可以嗎?唔該你先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刪除
    8. 萬分贊成Gaara 的客觀分析!!!!!!

      刪除
    9. 說找一些中立的人或團體做民調或簽名運動,現在已是非左即右,連飽讀詩書的大學校長也要看學生(顧客)的面色,誰人能有公信力令另一半人信服?我覺得周融發起簽名運動起碼比其他左派人士好一些,沒那麼反感。

      刪除
    10. Garra, 周融和姓李的有甚麼關係呢?

      刪除
    11. 沒有梁營和唐營, 只有占中和反占中, 這樣的二分法很危險吧.

      占中和反占中,中間有很多不同的訴求, 如何從對方中拉攏較接近己方立場的才能在這場民意戰中勝出。這才是政治問題政治解決的真意?

      當然政府表示學聯目前叫價對太高, 無可能應付, 這似是問題核心, 其實這正好給政府化解問題的機會, 可以去拉攏對方中較易收貨的一班人, 只要政府能拿些實際的建議和執行方法(偉哥及民間已有很多討論,轉載), 心存希望, 事情是可以解決的, 人就是不斷解決問題向前走阿

      目前的情況是根本大家未埋到身傾如何求同存異, 已經在每日不同的枝節位浪費了很多寶貴的時間, 而且把敵我意識沈積出來

      刪除
    12. 當佔領運動由越來越激進的人士主導、接管,那我們不支持這種做法的人士可以如何做?

      我相信Fovas你應該心中有數,這運動再持續下去,是會取得越來越多市民支持還是反對的。

      如果周融第一次的反佔中簽名有很多人士 (例如中資機構動員) 是不情願地情況下簽署,那這一次的反佔領運動簽名是很多人自發去簽署的。或者很多人會說網上的簽名根本是可以隨意作資料,那些簽名人數也不可信,但如果因此而忽視背後的民意是很危險的一件事。

      支持佔領的人士也可以隨意在社區設街站收集簽名,看看民意是否支持佔領運動。

      刪除
    13. to 我行我路, 但據說要訂閱才能看到全文, 我無訂閱, 無法確認真偽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c226c7cf-6acd-4f87-84c6-51bc5395a467-629717

      心淌血的香港人

      撰文:石鏡泉 經濟日報副社長兼研究部主管
      欄名:經濟與投資昨晚尖沙咀鐘樓反佔中集會,但電台點解無講其中一位記者被集會人士質問為何報導偏頗唱衰警察時,那名記者學佔中人士一樣對集會者唱生日歌,這種行徑不難想像會l令群情兇湧吧。

      而一名女士(記者)自稱行經上址故邊拿手機拍照集會者,邊問集會人士收幾多錢出黎,即時又引起一大群眾混亂及肢體衝突。

      而其實大量記者早在晚上6時後陸續已經到達活動地點拍攝,活動經歷3小時都十分和平理性,至少一宗「爭執」事件都沒有發生,更沒有任何肢體衝突。因為大家都在談論和平,理性,守法的重要,講者輪流在台上講述警察為香港的付出和得到市民的肯定。但從電視電台的報導都沒能看到。

      而集會後群眾開始散去時,集會者不斷被挑釁的情況完全被刪去,只報導「記者被打」和「被辱罵」的情況。那一個月來警察被辱罵的情況有被報導出來嗎?沒有。

      刪除
    14. 這篇內容不知是真是假,但石鏡泉一定沒有寫過此文。

      刪除
    15. 我有訂閱,內文是轉載一位70後香港人言論,探討在不適當的環境下實行民主會有甚麼後果。

      刪除
  20. 其實未經證實的消息少傳為妙, 社會上的不信任氣氛已經很濃

    當然如果真的是造新聞, 便要大大力廣傳, 讓市民去鞭撻傳媒機構

    回覆刪除
  21. 偉哥請問你是唔認同學生的目的定手段,可否從財經角度看梁振英和ugl事件。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一直以來都強調我是不支持以這種手段、方法去表達訴求。

      至於梁振英與UGL事件,不應該從財經角度去看,而是從法律角度去看是否合法。我之前有評論過梁振英收這筆款項在商業社會也不是罕有做法,但最大最大的問題是他沒有如實申報!這變成誠信問題。

      刪除
    2. 於我眼中,呢單野至少係無如實申報+逃稅

      刪除
    3. 這就是問題所在在民主社會誠信比能力重要,但我們現在的政府制度二樣都不重要。

      刪除
  22. 應該是假的,已刪除。
    從各群組所得資訊,應該是該兩台工作人員有挑釁行為,否則NOW同CABLE這兩家報導新聞一向也是偏頗的為何可幸免?況且,無線同港台都沒有將前因透露清楚,只說結果。無論如何,動手打人是犯法,只有自己吃虧。

    回覆刪除
  23. 容我再問多一個問題: 仍然支持佔領運動的人士,有沒有人是真心覺得2017年實現公民提名及推翻全國人大決定是可達致的訴求?

    還是說已清楚要在2017年實現公民提名及推翻全國人大的決定是不可能的事,但仍繼續支持佔領運動是為了支持而支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偉哥早晨。我不代表任何人, 只是個人想法

      佔領運動不一定要達致公民提名及推翻全國人大決定才算成功,
      學聯代表不了所有人, 不同人有不同民主訴求, 妥協空間也很大, 但起碼要有談判空間, 才有機會給人撤退, 給人考慮是否接受方案吧?
      若政府或中央沒誠意傾聽民意, 誓死不讓步, 又或者學聯堅拒讓步, 那來對話空間?

      引用一位博客的文章:
      「我們要了解,一個以談判為基礎的狐疑,就是雙方都希望得出一些可行性的方案,或解決方法。若個雙方在開會前後都是要求一些天馬行空的條件,那就根本不是談判,而是擺姿態。當然,擺姿態亦有擺姿態的目的,就是做給自己人看。學生做給支持者有多強硬骨氣,政府做給阿爺看他們有多聽命。

      這就是「擺姿態」的會議,和真正談判以望達致和解的分別。

      其實與會雙方來個擺姿態,都不一定是壞事。這其實都是一種「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一種手法。無論是交易買賣,會議談判,甚至是女仔一開始被人媾,一開始總得提高自己一方的叫價,這是大家明白的。

      叫高價個後,就要適當地看籌碼來調價。若雙方都明白這個道理,那互叫高價都只不過是一個程序而已。」

      刪除
    2. y 你睇番上面條片就知道咩事.
      主持問佢 你地都認為政府讓左半步, 你今日搞公投為什麼. 最後答案係為了加強佢地叫價. 唔係找個空間退讓大家和解.

      刪除
  24. 之前網友分享沈旭輝兩篇關於佔領運動的文章,我相信不會有太多網友看過,故此也轉載過來讓大家參考:

    沈旭暉:不中聽的話:如何以國際關係現實主義閱讀「佔領中環」之後

    本報練乙錚先生早前接受媒體訪問,分享對香港當下形勢的觀感,以「我很放心」為題。作為國際關係研究人,我從不是理想主義者,習慣了以結構和框架觀察問題,不得不直言:我很不放心。這波學生運動展現的激情,予人無限驚喜,令人很久沒有這樣的感動,那樣的哭泣,也完全明白他們在爭的其實不是、或不止民主,而是一份尊重。但坦白說,運動的成果,沒有改變我作為一個realist,一年前的文章對「佔領中環」本身,作為爭取民主策略的不認同。作為支持民主的人,我對人大的決定感到失望,對催淚彈的處理感到難受,但亦不認同一些朋友以「正義Vs黑暗」的態度,向學生解釋佔中的目標、警察的屬性,世界從不是非黑即白的。這篇文章不會是理想主義者所喜,但應貼近國際現實。

    要知道北京會否退讓、怎樣才退讓,我們必須先問一個根本問題:為甚麼北京不給予泛民主派口中的「真普選」?答案與我的理念不同,但起碼大家必須了解,否則一切的理想和夢,都是鏡花水月。

    先說為甚麼中國本身不行西方民主制度。須知不少第三世界的知識份子,思考模式確實和此間理想主義主導的學者不同,真心認為「西方民主」不能隨便移植,相信西方民主制度的(相對)成功,有兩大條件。他們認為有效的民主制度,必須有一前提,就是國民有「國家共識」或「核心價值」,投票才能真的挑選政綱,否則連「我們是否屬於同一國家」、或「我們國家是否要有宗教」一類問題也眾說紛紜,投票的輸家就不可能願賭服輸。這類例子有很多,例如不少非洲國家投票,就是各大族選自己的人;埃及變天後,國民一半支持保守伊斯蘭主義、一半支持西化改革,誰也不服誰;烏克蘭是親俄、親歐分裂;泰國是城鄉矛盾;伊拉克是教派衝突等,都反映共識政治的失衡。美英等國原來也有類似矛盾,所以要通過「循序漸進」方式,在原來的邊緣人被「國家共識」同化後,才賦予其投票權,例如英國投票權由有產階級逐步擴大到無產,美國公民權由白人逐步擴大到黑人。不少第三世界領袖也認為,西方通過昔日的殖民地資源,用外部方式,化解了部份民主化過程的矛盾。由於中國的社會矛盾明顯,國家核心價值不足以融和不同身份,加上有潛在資源危機,一旦全盤民主化,社會就會由上述分裂主導。──以上論述充滿爭議,但重要的是,這是中國內地的主流思想,而且在阿拉伯之春產生不少「非成熟民主政權」後,在全球得到的共鳴也不少。

    不少支持香港民主的朋友,其實也認同上述論述,只是認為那是中國內地的事,「香港已ready」。問題是,中國是高度集權的單一制國家,北京一旦確認香港的「地方共識」或「核心價值」,不同於國家共識,那隨心所欲的普選首長,就是對國家政體的改變(承認國家存有多於一種能產生管治的核心價值),日後更難以中央的「國家價值」,整合新疆、西藏、台灣、城鄉等各種矛盾。在過去十多年,北京認為香港人心遠遠未回歸,連溫和建制派也聽不下去,因為連他們也是「只按香港人自己的立場看問題,沒有充份考慮國家利益」,這次只是總爆發。

    加上根據基本法,香港的自治權限很高(起碼高於同樣是被授權的蘇格蘭),行政長官的權力確實很大,有點像昔日的港督,而昔日港督主要不是管理內部(那是布政司的職責),而是負責英國在遠東的國家利益。假如行政長官不能照顧中國國家利益,北京覺得是國安危機。舉例說,假如北京要通過香港的中國銀行向北韓匯款援助,這屬於國家外交層面的事,但被廉政公署發現了,若不認同中國價值的行政長官公事公辦,就會破壞外交利益(類似事情,港督在殖民時代辦過不少)。近年普京把一些俄羅斯加盟共和國的民選首長變成委任,用的也是同一原因。這種觀點,基本上是單一制國家的心魔,有沒有可能破除?極難。

    至於甚麼「美國以香港為重返亞太基地」、「借香港向內地輸出顏色革命」等漫天陰謀,在一般港人看來遙不可及,但我們必須從制度的框架理解之:習近平上台後成立了「國家安全委員會」,把由外交部到港澳辦都包含在內,對港政策和對美政策被北京高度掛鉤,即使他們不是真心相信外國勢力論,這樣一掛,也可以隔山打牛,對反制美國重返亞太宣示「決心」,同時對內地的親美自由派殺雞儆猴,畢竟中國內地早晚也得民主化,更可能是以「香港模式」為樣板,假如香港出現被標籤為收授美國援助的行政長官,北京就擔心有連鎖效應。自此,北京對港政策不再以和諧為主軸,變成國家安全主導,於是出現了人大對香港的決定。而這個在香港充滿爭議的決定,在以上述方式思維的朋友眼中(這可是中國精英的主流思考模式),不但「順理成章」,而且「寬宏大量」。

    根據以上北京思維,所謂普選門檻的真正關鍵,其實只有一點:北京要有否決權,確保它不信任的人不能當選,其他一切條文,都是虛的,但權不能落在「對方」手,是實的。不滿意、拒絕「袋住先」的朋友,可以怎樣爭取改變?在純理論層面,選項如下:
    (1) 改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政權;
    (2) 改變香港作為中國一部份的事實;
    (3) 改變中國以國家安全處理香港問題的模式;
    (4) 改變香港情況以符合北京要求(例如把行政長官降格,真正權力由中央委任代表統領;或通過針對外國勢力的國家安全法);
    (5) 改變香港核心價值,將之與中國國家價值趨同。

    「佔領中環」的策略,理論上目標是(3),用的方式不是說服,而是施壓,最大本錢不是武器或金錢,或「提高管治成本」,而是悲情的道德高地。但這不同甘地的獨立運動,本來就有民族自決的道德高地,對手是接受國際規範制約的英國;也不同馬丁路德金的民權運動,本來就有種族平等的道德高地,對手是能夠以憲法修訂國家價值的美國。北京的香港民主方案,畢竟沒有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的「協商或選舉產生」字眼,各國只會說「支持港人在基本法框架內爭取民主」,這和甘地、馬丁路德金的處境有根本不同,全球人民會同情,但也只能同情;群眾能施壓的其他效用則十分有限,而且與悲情效果先天對衝(組織者反而要強調運動對金融市場沒有影響)。結果,香港群眾既沒有國際籌碼,也沒有多少內部籌碼,還沒有國內民意支持,對手是共產黨,則受更少規範制約。本來在零和博弈,爭不到也沒有甚麼,可以持久戰。問題是在北京眼中,「佔中」即使成功,也不會改變(4)、(5),而「提高管治成本」會被強硬派演繹為(1)、(2)(「外國勢力介入與我方爭奪香港控制權的社會運動」),結果反而是強化了(3)的「正確性」,和日後進一步的強硬作風,而不是弱化了(3)。

    三子提出「佔領中環」時,原劇本是以此討價還價,假戲真做的後備劇本是在發動運動後被捕,喚醒一代人心。但群眾卻不會跟隨其劇本,也不會把目標局限在普選,必會令運動變成一代人的盛宴,展示與上一代框框條條不同的生機、由下而上的新規則,確立新一代的身份認同,才符合新一代的理念。連香港群眾也看得出三子的「陽謀」而要改劇情,完全現實主義主導的北京,怎可能跟隨三子的原有劇本?只會利用這難得機會,把對方視為他們術語的「左傾盲動主義」,引蛇出洞,儘量向大眾證明香港存在的種種所謂結構性問題,例如「學生被西方教育的學者影響」、「反對派領袖接受疑似美國獻金」、「法律界不重視國家利益」等,儘量不清場,以求民情改變,得到一次過整頓的認受性。而在過去一年,「佔中」的原有劇本,基本上是按著北京和香港群眾各自的意願去改寫的,結果新世代贏得了身份認同,北京將強化強硬方針,要爭的目標卻更難達到。不少開明建制派不同意佔中,不是糾纏於那些民生影響或交通擠塞,而是預示了上述發展,擔心要是北京真正定性香港為「準新疆問題」地處理反對派,可能民主爭取不到,連自由、法治也失去,造成新一波移民潮,而面對這趨勢,反對派又只能以更激烈的方式回應,落入無窮的循環,除非有高人出現煞停,但就算有高人,也失去法力了。這些只是從國際關係的角度的粗淺分享,純粹現實主義分析,不涉任何價值判斷,但相信隨便找一個中英美法現實主義學者推演,例如曾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首席顧問的Jeffrey Bader(見其華盛頓郵報訪問),結論也大同小異。至於「我很擔心」,才是我的主觀情感流露。

    回覆刪除
    回覆
    1. 留意該文最後一段的見解,我覺得發生的機會存在,而且越來越大。

      刪除
    2. 擔心北京定性香港為「準新疆問題」, 個人認為不會, 香港并沒有新彊的維族恐襲式企圖分裂國家活動. 個人認為整個中國都在進步, 64不止在中國不會重演, 香港更不會.:p

      刪除
  25. 現在2016的選舉似乎變得更加重要,如果有任何一個派別可以得到超過2/3席位,立法會將會直接失去其作用。

    回覆刪除
  26. 沈旭輝:不中聽的話(續集)之聽不懂的話: 「夢之行者」──如何以國際關係建 構主義閱讀「佔領中環」之後

    日前本欄談及如何以國際關係的現實主義(Realism)框架閱讀「佔領中環」,不少朋友表示讀後抑鬱,另一些朋友則希望以理想主義回應。然而,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的對話,從來是錯位的,越是抽絲剝繭,只會越加抑鬱。那可以怎辦?怎麼理順這兩極思維?我一直相信,答案,唯有歸諸兩大門派之外的「建構主義」一途。但未談它之前,這裡先舉出十個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問答,讓大家抑鬱到極點,才能明白出路的重要:

    (1)理想主義Vs現實主義的錯體對話

    問題一:「佔領中環」和「北京讓步」兩件事的邏輯關連在哪裏?佔領行動應該儘量和平,以爭取中間派同情,還是儘量勇武,以增加管治成本?兩者同步出現,效果會否對沖?
    答案一:這是大是大非,假如不爭取,就永遠沒有希望,所以我們必須爭取。

    問題二:我一年前的文章說過,甘地的公民抗命以「Satyagraha」為指導哲學,言明其「公民抗命」挑戰對象,就是要改變的那條法律,例如反抗不合理的鹽稅,就自製食鹽,但同時堅持「完全信服於國家所有其他法律」,以免和被挑戰那條法律無關的人受影響,也避免反對者依樣葫蘆(通過違反不相干的法律達到另一理念),才能達到更大目標。「佔中」爭取民主,而挑戰和民主無關的法律(道路使用),兩者之間沒有直線關係,那邏輯上,還有哪些法律可挑戰,哪些不可?
    答案二:公民抗命是公民的最後武器,在一個不公義的社會,不應順從獨裁者的惡法。

    問題三:承接(二),由於「佔中」挑戰的法律和民主本身無關,假如有受影響的商戶毫不認同民主,那是否等於有理想的人,懲罰了反對其理想的人?根據同一邏輯,假如有人以「不認同真普選」為「理想」,通過佔領公共空間表達,令支持「真普選」的企業受影響,又能否自稱「公民抗命」?
    答案三:歷史上,民主必須爭取得來,不認同民主的只有奴隸。

    問題四:「佔中」短期造成民生影響,大家應可諒解,但持續多久,社會會傾向不諒解?
    答案四:我為全香港站出來,假如連一點犧牲也不願意付出,就不配享有民主。

    問題五:假如「佔中」提出的目標不能即時達成,行動要持續多久,有沒有exit plan,還是不達目標永遠繼續?像提出「無限期罷課」後,學生已95%復課,行動應否正式取消?
    答案五:放棄運動就是出賣理想,不要嘗試勸降,問這問題就是維穩。

    問題六:假如有其他運動以爭普選為目標,例如「佔領西環」,會否參加?或有人呼籲在天安門廣場高呼「打倒共產黨」爭普選,會參加嗎?應怎樣考慮成功率、底線和安全的基準?
    答案六:歷史只有有勇氣的人能改變,沉默永遠都是懦夫。

    問題七:一個國家爭取民主成功,有先例;一個地方爭取獨立成功,有先例。但一個中央集權國家內的地方,爭取與集權制完全相反的民主,歷史上有哪些成功先例?策略應怎樣因應改變,而增加成功機會?
    答案七:孫中山搞革命也不是一次成功的。

    問題八:不少運動都是長時間才成功的,組織者數十年間不斷調整策略。香港的運動又應如何控制「收」和「放」?
    答案八:寧願好死,不願苟活。

    問題九:有沒有可能認同學運,而不認同「佔中」?有沒有可能認同「佔中」,而不認同「佔旺」?
    答案九:光明與黑暗之間,沒有中立的空間。

    問題十:爭取理想的行為制約在哪裏?
    答案十:在大是大非面前還要計算,那是出賣靈魂。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續上:

      (2)理想主義與現實主義之間的二元陷阱

      類似問題可以一直問下去,答案也只會一直滾動下去,就會變成周星馳電影的對白,答「誓不罷休」、「反清復明」和「阿彌陀佛」,其實沒有分別。我自然明白,理想主義的朋友假如堅持到這裏(已很不容易),定必義憤填膺,繼而對動機大加質疑,這種情緒,我完全理解。然而,如何理順「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之間的鴻溝,不止是一個運動的問題,也是人生的問題。假如「理想」和「現實」的二元選擇(binary choices)延續下去,只會產生兩種反應:處於兩極意識形態的朋友,對相信的理想越來越投入,草木皆兵,逐漸失去任何現實的制約,變得在社會邊緣化,即使德高望重如小思老師病榻中擱筆的一句肺腑之言「殺君馬者道旁兒」,也會被批鬥為「維穩」(理想主義無限制的極致,就是赤柬)。另一些朋友面對現實的無力後變得犬儒,甚麼社會事務也不再理會,只顧埋首賺錢,也不相信任何進步是可能,並對非黑即白的社會無限厭倦(現實主義無限制的極致,就是暴秦)。

      不幸的是,似乎這二元選擇,正是香港未來的寫照。這個漩渦,正把所有人都捲進去消耗掉,像一位文化界朋友所言,令人想到日本恐怖小說作家伊藤潤二的《漩渦》(那是相當恐怖的小說)。但就是這漩渦出現前,這問題早就存在:回到香港這些年,我見證著原來打算當公務員的學生,變成不願與舊朋友溝通、不願投身工作的激進派;也見證著原來理想無限的熱血青年,畢業後三年成為每日只顧跑單的保險經紀。而我從不認為理想和現實二選一的思考方式,是我們的應有選擇,一直相信在偏重理想和偏重現實的學科之間,應有合理融和,才能互相制約。一次運動的熱情,若釋出上述兩極效應,本身就是悲劇。那對追求民主的我們而言,可以怎辦?

      舉凡我們遇到任何二元抉擇,例如「佔中」支持者認為是否支持佔中是正邪之爭,梁振英說守法與違法之間沒有灰色地帶,兩極思維把「警察」和「群眾」變成二元選擇,我們必須思考:那真是非此即彼的二元抉擇麼?社會,從不是那樣建構的。這不是盲目和稀泥,在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之外,我們還可以通過建構主義(constructivism)的框架,開拓另類規劃──此所以我有我的信念,但思考方式是現實主義的,卻很少以現實主義的手法處理問題,處事作風從來是建構主義的。所謂「建構主義」,主張秩序並非完全由制度和結構組成,也不是理想足以打破,而是通過人為建構的規範、話語、觀念、文化,內化為社會制約(constraints),再逐步改變。此所以理想和現實都打敗不了蘇聯,蘇聯卻接受了「共同安全」的規範,才逐步在無聲中改變。這套理論沒有絕對統一的內容,也有眾多不同流派,一些偏向理想,另一些偏向現實;一些有主觀意願把自己作為改變的行動體(agent),另一些則沒有。按這些基準,以「佔中」衍生的「雨傘運動」為案例,我們可歸納出四種建構主義者如下:

      (3)四種建構主義者:築夢者、僭夢者、行夢者、潛夢者

      第一種:「築夢者」

      「築夢者」和「做夢者」是不同的,他們承認現實制度的局限,也會正視、研究局限在哪裏,沒有必須達到立刻變革的即時期望。這不是因為要妥協,而是認為「改變」的對象不單是制度,也是社會規範,而改變了社會規範,制度將來的改變就有了基礎。我的老師關信基教授,大概是這類偏向理想的建構主義者,相信個體的主觀意願能改變規範,他在上月的義教第一課說:「路徑也許崎嶇,不過歷史告訴我們,不少的政治制度被社會實踐改造或推翻」,並以今日歐洲整合的身份認同,取代歷史上的世仇關係為訓勉。放在「雨傘運動」,參加者的訴求無論能否達到,他們都在努力建構一個社會價值:「普世價值高於一切」,而在運動支持者當中,這價值很可能成為對其日後數十年行為的規範。雖然香港從沒有完全民主,但「爭取民主這普世價值」的規範,卻已延伸到對自由、人權、法治等「香港核心價值」的堅守,令傳媒、教育、學術、法律界等早已被保守派明言要「改造」的範疇,一律高度警戒。當然,這規範如何應用於香港社會大多數人、會被北京怎樣研判,則是另一回事。

      第二種:「僭夢者」

      他們也相信主觀的努力能建立社會新規範、新潛規則,並相信這類規範能獨立生存於正式制度之外。但他們雖然也認同運動的理念,卻同時在運動發起人的理想之上,再行建構自己追求的規範,是為「夢之僭建」。例如我有一位社會學博士朋友,極其忘我地投入在運動中,聲稱要「橫掃一切左右膠」,但完全明白現實世界的底線在哪裏。問他究竟在追求甚麼,他這樣說:「我問日本社會學家小熊英二老師,每次他有不同答案。一次是,『啤牌一定有joker』。另一次是:『一副牌你以爲好正,其實最後才知道開局玩什麽。』」而我們知道,日本過去數十年的群眾運動,基本上都是在運動中重構身份。

      換句話說,這位朋友相信權力、利益都是人為建構出來的,就算未至於麥玲玲所說的「信則有、不信則無」,重點是任何權力與利益,都需要透過文化、理念去爭取合法性,才能穩固成恒久的制度。他認為東亞理解民主的起源一直偏重西方民主,其實是一個錯誤。反而旺角出現的群眾氣氛,結合了完全無序的狀態,只要同時贏得型男索女和師奶的人心,就能取代傳統精英模式。所以他希望建構的規範,是通過「擴張現實」、「騎劫現實」,催生一種適用未來香港的「非精英民主」文化,並將之逐步發揚光大,根本不求這次運動達到官方目標。唯有用這框架,我們才能解釋何以黃夏蕙、麥玲玲、關公相繼出現在旺角,不明白的精英也許永遠也不明白,正如他們始終不明白何以我一直視兩位為女神,因為,這也是一種規範和身份認同。

      第三種:「行夢者」

      他們參與運動,基本上認同理念,覺得「自己總要做點事」,但沒有建構價值的主觀動機,也沒有必須達到目標的決心,不少被催淚彈、社團一類原因激發出來的朋友,都屬於這類。但畢竟走了出來,就是具體行動,行動結合在一起,無論主觀意願如何,客觀上都會建構一些新規範出來。就像法國學生1968年的學生運動,具體訴求是甚麼反而不重要,大家卻都記得那是一個時代的胎記,左翼偶像在那次學運空群而出,思潮影響了一代精英青年(能否深化到中下層則是另一回事),甚至塑造了歐洲青年的身份認同。這次「雨傘運動」的世代色彩極度鮮明,肯定會成為新世代不能磨滅的烙印,像「去領袖化」一類概念,無論是否認同,都已深入民心。

      為甚麼新一代有這樣的情緒?須知中國共產黨在內地管治(相對)奏效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令主流社會認定自己是「既得利益者」、「持份者」,不希望出現不可測的改變。他們有這種感覺,一來是對比於改革開放前的經濟狀態,二來是對比於從前的社會自由度,三來被灌輸民族主義,四來精英的上向流動機會不少,五來根據官方遊戲規則,他們並非不能改變任何事情。在香港,卻恰恰相反:新一代的經濟條件比不上上一代,從小享受的自由被慢慢拉緊,熟悉的本土文化急速消逝,上向流動機會有限,而且根據官方遊戲規則(例如立法會、諮詢委員會等),幾乎沒有勝利過。這反映他們有強烈的不被當權者、上一代(包括上一代反對派領袖)理解的苦悶,覺得回歸後令他們「去持份者化」,不是單純的「獅子山下精神」可破解。這次運動,遂變成一代人的身份認同。這種建構模式很多時候是很subtle的,例如我從未在校園看過認真的垃圾分類,居然在運動中成功了,似乎青年把最美善一面表現的潛意識,還包括構建一種「非中國自由行」身份認同。「雨傘身份認同」出現在亂世,令香港未來十年可能孕育出類似威瑪德國文化、19世紀末法國文化一類盛宴,肯定會造成政治、社會各層面的骨牌效應。不過效應有時不一定如運動者所想,正如美國六十年代的嬉皮士運動去到極致,反而催生左派厭倦極左派,而變成「新保守主義者」;不少天安門事件的當事人遇上理想的挫折,也變得極度功利。但那圖騰的存在,當無異議。

      刪除
    2. 再續:

      第四種:「潛夢者」

      這一種比較抽象,我們可以鐵幕倒塌後的捷克國父哈維爾來解釋。哈維爾一方面說過「極權政府底下,每一個沉默的人都是幫兇」一類理想主義者常常背誦的話,但另一方面,他並沒有勸群眾即時搞革命、時刻叫人表態,他的格言「活在生活之中」(living in truth)認為,「真實」、而不是不成熟時大規模抗爭,才是最好的反抗,甚至認為「別和掌權者爭辯,甚至不應該把說真話當成最重要的,儘管置身在以謊言為基礎的政權之中,說真話很重要」(參見Tony Judt,《歐洲戰後六十年》)。他自然不是教導群眾順從謊言,只是認為在「後極權時代」,只要教導人民實現生活的基本權利,「生存的本質是傾向於多元、多樣和獨立、自治,轉向人類自由和完善」,不必直接挑戰政權,政權也就不能控制日常生活和意識形態,是為「無權力者的權力」。

      事實上,哈維爾的做法,是在共產捷克建立「規範」,希望令大眾、包括建制內的開明派,都受這些「真實規範」行事。但平日不必和政權抗衡,因為「這個力量不在於政治和社會集團的確定的勢力,而在於隱藏在整個社會中,包括政權結構之中的潛在力量。這股力量不依賴自己的軍隊而依賴對手的軍隊,也就是每個甘心在謊言中生活的人。這些人理論上是能夠領悟真理的力量的」;「這股力量並不直接參予權力鬥爭,而是對人的存在這個難於揣測的領域發生影響。這股力量所推動的是隱秘的運動,是可以產生看得見的影響的(難以預料的則是在何時何地、何種情形之下和多大程度上這種影響得以產生)」。

      不少朋友不相信「佔中」本身能達到爭取民主的目的,而沒有參加運動,但其實也在「廣義地參加運動」,因為他們的價值、和運動建構的價值產生了互通、再而相互充權,這些朋友每天也「活在(他們認知的)真實之中」。表面上,他們潛藏了,其實在生活的每一天,都在深化同一規範的建構。即使參加運動,他們的身份也是潛藏的,只有身邊的朋友才知道,例如我有不少中資銀行高層、公務員朋友在廣場,有的甚至是隱姓埋名的首長級,他們獨自在帳幕內遙望星空,不會影響白天工作的專業,也不會「辭職明志」,卻對身旁朋友規範的鞏固產生了極大影響,所以並不是消極的,正如哈維爾的讀者們,並不是消極的。

      (4)「學生運動」,也是建構主義運動

      說到底,為甚麼古今中外政權對「學生運動」都相對留手,為甚麼毛澤東說「凡事鎮壓學生運動的人都沒有好下場」,為甚麼北京對「佔中」和「學運」似乎在分開處理,都是因為「學運」本身,可說普遍是「建構主義運動」。沒有多少成年人會期望學運的官方訴求有即時落實的可能,但都對學運的潛能不敢忽視;反而目標明確的「成人運動」還容易理順,因為那現實主義的手段就足以應付。

      「建構主義」自然不是萬能,也依然要面對理想主義和現實主義的衝擊。在北京眼中,以上那些「築夢者」、「僭夢者」、「行夢者」、「潛夢者」,都依然是「去殖民地意識形態化」的對象,他們也會視北京為「摧夢者」,北京亦自然會以「摧夢者」姿態出現。問題是,北京的現實主義回應,無論是以威權方式也好、「換血」方式也好,也不可能根治建構的價值,最終不得不參與進「相互構建」的過程,這是建構主義面對理想和現實時的獨特功能。就算面對其他大小決定的二元制約,例如理想主義的群眾堅持「絕不撤退」,現實主義的前輩會建議「見好就收」,建構主義也能突破二元:當事人依然可以做二元的決定,卻會受到社會建構「留不留也沒有大關係」的規範保護。當然,這需要技巧,失諸有相地企圖建立規範(例如把乒乓球桌搬到馬路「開拓社區空間」),就是典型失敗例子。

      我對香港事務沒有研究,只能借助對國際關係的認知演繹一些理論框架,觀察難免粗疏,這種自言自語是現實,是理想,也是規範。我深信只要有理想主義的靈魂,現實主義的頭腦,建構主義的手腕,水滴始終石穿,但細水必須長流,世界,才真真正正是你們的。

      刪除
    3. 他寫的十個問題及答案,我是很有共鳴的。

      刪除
  27. 最近一集講清講楚,正好請來沈先生,也是值得一看。

    回覆刪除
  28. Eprint@1884跌到$1蚊啦!上星期才公告預喜半年純利升30%,何解會跌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表面上是盈喜,實際上是盈警。

      刪除

  29. 陳祖為批學生只顧佔領者
    助學聯準備對話 失望否定政府建議

    【明報專訊】學聯上周與政府對話,港府拋出開設政改多方平台及民情報告兩項建議,學聯反應負面。有份協助學生準備政改對話的港大政治及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坦言對學聯對話後的表現感失望,「那是一場高質素辯論,我也因他們感到傲驕,但對話之後,我所期望的一些事情,很不幸沒有發生」。他說,港府當天「好好醜醜」也拋出兩項建議,雖不足令示威者退場,但學聯事後「差不多是全面否定(政府建議)」,「政府行了一步,學聯就說『你行多兩步三步我才再作決定』,我覺得這有少少不是太理想」。

    佔領運動未有撤退之意,中央亦未見讓步,陳祖為提醒學生,真正判斷港府、學聯表現的「不是學聯、不是政府,是公眾」,但學聯有時只關注廣場上佔領者的意見,「有時太過偏頗」,「我不是說他們(佔領者)的意見不重要,但整個社會的評論也重要,否則,你會得到民主運動堅實支持者的支持,失去廣大市民的同情,對運動亦會有壞影響」。

    「你批評它 可令你取得更多?」
    陳祖為表示,學聯在運動中強調自主,他明白學聯不希望外人干涉,但寄語學聯要做「負責任的政治領袖」﹕「他們(學聯)很多時候都以學生姿態expect(期望)很多人包容、幫助他們,但其實社會已是很包容、體諒他們……但我想講一句,不論你是學生還是成年人,當你站在這個位置,我只可當成年人看待你,要求你做一個負責任的政治領袖,這就是我對他們的忠告。」

    陳祖為認為,即使學聯認為港府在對話後只行「半步」,誠意不足,也應想如何令政府「行多幾步」,「你認為你在指它沒有誠意、批評它,這樣可以令你取得更多東西?」

    指梁是始作俑者 撤離非失敗
    陳祖為批評特首梁振英是佔領的「始作俑者」,「若說要怪責,我們不能怪學生或市民,而是我們當政者沒有盡責向中央爭取」。不過,他認為,這次「高質素和平的非暴力運動」,令世界動容,形容運動已為港人「吐了一口氣,爭取回一點尊嚴」。他指即使這次運動「有沒有實質的結果」,撤離廣場也非失敗。他認為運動「開了一個好好的頭」,便應盤點思考一下成果,稍息再戰。「我不是說要即刻退場,但我只能說民主運動不能一兩個月便可以得到原初的要求。」

    稱現狀危險 「社會扯得太緊」
    他形容現時「是一個相當危險的狀態」,指中央已表明「不流血、不妥協」。他估評「危險」不在於出動解放軍,或出現六四鎮壓場面,而在於「社會扯得太緊」,例如近日黃絲帶與藍絲帶的衝突,示威者對警察仇恨,反映社會仇恨情緒增加,對民主發展無利,「當然兩邊也有壞分子,有過於囂張的示威者,也有非常不專業的警察」。

    陳祖為說,明白學生也希望可出現「和平清場」的情况,但這非學生可以控制,「若是一個立心不良的政府,不會讓你和平地離開,不會有美好的清場發生,他要你受辱地離開,可能要公眾唾棄你」。至於港府是否「立心不良」?陳祖為嘆稱「唔知」,「那要視乎港府內強硬和溫和路線哪一邊有影響力」。
    明報記者 梁卓怡

    回覆刪除
    回覆
    1. 學聯事後「差不多是全面否定(政府建議)」,「政府行了一步,學聯就說『你行多兩步三步我才再作決定』,我覺得這有少少不是太理想」

      真正判斷港府、學聯表現的「不是學聯、不是政府,是公眾」,但學聯有時只關注廣場上佔領者的意見,「有時太過偏頗」,「我不是說他們(佔領者)的意見不重要,但整個社會的評論也重要,否則,你會得到民主運動堅實支持者的支持,失去廣大市民的同情,對運動亦會有壞影響」。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0. 同學,是時候回家了

    同學們 , 佔領運動剛好一個月了, 你們在香港的歷
    史上, 已經寫下了重要的一頁,你們對民主的渴
    求和堅持,大家都清楚看到。.

    但同一時間,香港的每一位市民, 生活都或多或
    少受到影響. 從店鋪小商戶, 路上的司機, 以致上
    班上學的市民大眾, 都得忍受著一定生活上的不
    便和痛苦. 印象最深的其中一幕, 是一位老伯的下
    跪,他說:給我們路走好嗎?

    每當看見旺角的暴力事件時, 做父母的, 作為老師
    的, 都憂心忡忡. 生怕你們受傷或被捕, 無論怎樣
    的勸導, 都不能打動你們抗命的決心, 我們只能活
    在一片憂心與無奈之中。

    政府己釋出善意, 亦打開談判之門. 爭取民主有不
    同的方法, 佔領不是唯一途徑. 民主的路是漫長的,
    是需要公眾支持的, 是不宜操之過急的。

    我呼籲同學們, 離開旺角現場和佔領的街道, 回到
    校園, 重投學習, 我知道這樣的要求, 不會受到你
    們的歡迎, 還會受到一些人的批評. 但假若我保持
    沉默, 不幸發生傷亡, 我將一生遺憾,。

    同學,是時候回校, 回家了。我們都在校園, 在家
    裡等著你。

    沈祖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知道這樣的要求, 不會受到你們的歡迎, 還會受到一些人的批評....."

      沈校長真是有先見之明,社交網絡上已有很多中大學生、舊生指責沈校長。

      刪除
    2. 年青的是較熱血豪情.......入世未深,未撞過大板,單身或没有太多家庭上的顧慮.自少己在網絡世界溝通或太容易吸收來自不同理念文化...没花太多時間好好消化己感染好或壞的訊息_

      中青的是較点現實.......在社會大學或工作有政治文化或已從經驗吸取教訓.會看風險; 來評估,己有一番成就或家庭上的顧慮,仍有理想但己不會犬冒進.吧

      老或老青............人生多少也有起跌,有較深的磨練,上岸或己番身的更為趁惜,比較世故或傾向保守穏.

      老中青隨時代的變化
      從幻而長吸收的文化......家庭倫理....尊師重道.....價值觀....世界觀己有不同的觀点吧!

      常言的進化論,,,,,,跟科技的日新月異......步速比上世紀不是快了嗎?

      老中青各有所長所以不溝;通,不理解,不包容,不亙相學習便做成如股市的背馳吧!

      太平盛世便各自各快樂......到大是大非要靣對處理解決時.>>>矛盾便浮現爆發出來了...

      中間夾雜牽連者利益衝突或混水摸魚者的介入時便做成派系之爭,亙相攻擊,各堅持己見,,.....香港的羣眾,市民己先來分化在,政治化的局中局更波譎雲詭吧!

      今天高高在上或佔盡優勢若唯我獨尊的便做成今天的更深層次的矛盾.

      若香港司法不能獨立....再進一步為政治化的打壓工具...身在其位帶著良心的執法者的更難了.....

      今日的旺角街頭兩極化,無人可控的列車架駛更可見一班....

      刪除
  31. 滬港通應該是延期而已,不是擱置。

    今個月不通,可能年底通,再不然就是明年通,總會開通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反而是好機會吸納?
      今日又買多少少1788, 不過唔夠快, 只在5.1加注, 之後國泰君安出盤不停托...

      刪除
    2. 暫時未見到恐慌或很吸引的股價。

      刪除
  32. 教授陳祖為認為退場不是壞事 2014/10/27 07:23
    佔領行動明天滿一個月,回顧這個月的人和事,參與協助學生為對話「備戰」的學者、港大政治系教授陳祖為認為,退場不是壞事,他建議學聯善用政府提出的兩張牌,例如要求把民情報告副本,呈交人大常委會。
    一場對話,換來政府願意撰寫民情報告上港澳辦,以及研究成立,多方對話平台商討政改。曾經幫學生「惡補」政治課的陳祖為,原本以為有一線曙光,大家一定會繼續留守,一定會繼續觀察政府還會耍什麼「花招」,直至他聽了學生當晚返回金鐘的發言。

    陳祖為指,學生應該盡用政府提出的兩張牌,例如民情報告,學生要求政府承諾,一定要令人大常委改變決定,但當政府未能答應的時候,還有一些事情可跟進。例如學生一定要對話平台討論二零一六年立法會,以及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其實可以開展討論後,再要求政府進一步交代。

    他坦言學聯舉行廣場投票後來又擱置的決定,沒有諮詢他的意見。佔領滿一個月前夕,他寄語學生思考一個問題,即使未想到一個最佳的點子轉身,要想一個更基本的問題,就是退場本身是否代表運動的失敗呢?

    他認為不是,如果有人天真地認為可以留守三十天後,就可以推翻八月三十一日人大的決定,以及爭取一個真普選,他相信是不太了解政治現實,人們所面對的一個專制政權的頑強性。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cablenews.i-cable.com/webapps/news_video/index.php?news_id=444491

      又多個學者叫退場

      刪除
  33. 昨日有一單新聞,大家可以比較下四份不同立場的報章報導。

    只想問大家,如果不詳情看報導的內容,你只是看一份生果報的話,你會否被誤導?

    究竟那迷幻客在斬那無辜途人之前是問他:" 你係咪差人?" 定係問"你係咪黃絲帶?"

    相信生果報的報導手法及意圖,網友心裡有數。


    東方日報: 「你係咪差人?」雙刀男斬鐵騎士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41027/00176_042.html

    經濟日報:「係咪差人」 迷幻男斬傷途人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cc96d4d9-d991-46b2-bbeb-ba2aac9c8700-386365?section=005

    蘋果日報: 問「係咪黃絲帶」 刀客狂斬途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027/18914064

    明報: 「你係咪差人?」 毒漢斬途人
    http://news.mingpao.com/pns/%E3%80%8C%E4%BD%A0%E4%BF%82%E5%92%AA%E5%B7%AE%E4%BA%BA%EF%BC%9F%E3%80%8D%20%E6%AF%92%E6%BC%A2%E6%96%AC%E9%80%94%E4%BA%BA-%E4%B8%80%E5%BA%A6%E9%80%83%E9%80%B8%20%20%E8%AD%A617%E5%B0%8F%E6%99%82%E6%93%92%E4%BA%BA/web_tc/article/20141027/s00002/1414346964619

    回覆刪除
    回覆
    1. 現在的媒體很多有自己的立場,報導也很難做到不偏不倚;今次可能是生果報、下次可能是方向報,故此網友們有時間的話,應該多看一些不同立場的報章,自己過濾、分析,不要對媒體的報導毫無保留照單全收。

      刪除
    2. 偉哥:
      生果報的報導手法, 實在可恥.
      不是說香港新聞記者自我專業操守很高嗎? >_<

      刪除
    3. 香港咁多份報紙,so far 我覺得只有明報"較"持平 (我都只敢用"較" 字去表達,事實上文章始終係人寫的,唔多唔少都會有D個人立場,完全不偏不倚,我認為是不太可能)

      正如偉哥之前所講,社會愈黎愈容不下溫和派,只餘下激進派。最好賣果幾份報章,其實亦係靠呢樣做賣點,甚至不惜做新聞。

      刪除
    4. 香港新聞記者自我專業操守的高低,參考記協選擇性發聲就可見一斑,有時我亦質疑,為何那麼多高質素的專業記者沒有問記協收了多少錢?

      刪除
    5. 如果只是記者個人立場造成, 那就對它稍為寛容. 自己知就是了.
      如果是因為利錢, 那真的不好!

      刪除
    6. 另外3份報紙都無提過黃絲帶,蘋果作風絕不是單一事件,這可造成極嚴重的後果,不是挑機,蘋果報FANS可以說兩句嗎?

      刪除
    7. 這個咪就係正正要有多源選擇的重要, 有左派, 有右派, 可以代表不同聲音。大家都會無限放大支持自己的新聞,但得不到支持的,無人買的,自然會在市場消失,但社會就是不能有某D聲音比人人為地篩走,不能夠明天只能 東X, 太X 比你選

      刪除
    8.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9. 咁又有無人可以講点解果1200可以代表香港選出2-3個侯選人,外國的確都無公民提名,但人地左派右派中間派有齊,代表唔同黨唔同立場,但人大的方向好明顯係只能有代表共黨的人入選

      刪除
    10. 其實我唔信有人唔想有無篩選的普選, 這裡的人,我問你, 如果明天真的有無篩選的普選,你地這裡有無任何一個人,明天會上街示威,大大聲講,還我篩選普選,我要人大落閘,我不要無篩選的普選。

      其實現在只係因為你地覺佢地爭取的方式有問題,阻住做生意,但你地有更好的方法嗎。

      刪除
    11. 其實真係無得退,搞成今日這個局面,好大原因就係因為我地這班上一代次次都係"退",次次都係"袋住先",諗住以和為貴,但經過比政府騙過這麼多次,政治GE 野,其實真係無得"袋住先", 你袋左,就一世家啦,我比你選委每次多200人又如何,咁你下次又袋先,我又問返你,咁袋到幾時

      刪除
  34. 李一集其實未睇之前我係幾期待既, 但係睇完之後真係對佢有啲失望.
    利申: 佔中支持者.

    回覆刪除
  35. 偉哥,會唔會考慮政治post同股票post分開討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執行上有困難。

      最近是買賣兩閒,也因此多了時間講政治.......下個月應該會將焦點放返係股票。

      刪除
  36. 用消防員抗衡綁匪思維

    爭取民主的香港人駐守旺角,封彌敦道,是有道德依據的。政治主宰了我們社會的公共生活,民主就是給你選擇如何生活下去的權利,投票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我們為其他人爭取民主權利,是毋須其他人同意的,爭取民主的時候,我們不介意阻礙一下其他人的日常生活。
    民主就好像消防員阻止一個人跳樓自殺一樣,消防隊不須詢問那個人是否願意給機會救助,消防員也毋須詢問街坊是否同意,就封鎖了那條街,在街上張開救生氣墊,直至那人被救出為止。民主是甚麼?民主就是給大家選擇,如何活下去。我們為你爭取了這個選擇之後,你可以棄權,但你不能阻止我們為你爭取這個選擇,因為我們相信,自由選擇權,是人的尊嚴所在。我們爭取民主而佔領街道,就好像消防員救人而封鎖街道一樣,毋須做問卷調查,毋須投票通過。救人一命,可以毋須理會那人怎麼想,毋須計較自己的得失,見到有人要死了,我們馬上去救。
    這種超然的行為動機,是超越理性思考的,屬於信仰的範疇,故此我們旺角佔領區出現關帝神壇,出現耶穌教堂,是有宗教信仰的原因在裡面的。爭取民主,就是爭取決定我們自己如何生存下去的權利,我們用甚麼方式生存下去的權利,這是《易經》講的「天地之大德曰生」,上天有好生之德;也是耶穌基督講的:「我是道路、真理、生命。」
    沒信仰的人,難以爭取民主。崇高的政治是非理性的,超乎理性的。向極權政府爭民主,我們用理性推算到這一步,再向前行,會有很多危機,很多障礙,需要非理性的力量。非理性是經過理性思考的感性,這種感性是我們的尊嚴所在,不惜拼命一搏。
    佔領區的關帝神壇,是我弟子見到一些類似幫會的人在滋擾和平靜坐示威的人,該用關公來克制他們,令他們良心受責。關公是忠義化身,所謂義氣,是人家手無寸鐵,你去打人,這叫勝之不武。不論江湖中人或警察,都不應勝之不武。
    旺角的基督徒在陣地設立聖法蘭西斯小教堂。聖法蘭西斯•聖方濟愛好和平。以戰求和,這是一所戰地教堂。以心靈而論,這是曠野教堂,顯示耶穌在曠野受到試探,堅定信仰。信徒用一種古老的泰澤祈禱共融法,藉「默想、靜默和短誦」與上帝直接建立關係。在我們正正需要堅定信仰的時刻,或基督信仰受到考驗的時刻,我們設立神壇或教堂在街上。歷來的香港民主鬥爭,都不敢昭示信仰的力量,不敢高舉神靈,這次旺角民眾做到了。 周一刊登


    陳雲
    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中文解毒》系列作者。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回覆刪除
    回覆
    1. 問題係明知救不到去救就是膠。

      刪除
    2. 可以參考沈旭輝寫的那十條問題及答案。

      刪除
    3. 世界上咁多大智大慧的人,若能公平或中較中庸的去處理中東的問題早己解決了

      為什么不能? 我想是牽涉到有關國家的經濟及政治利益吧!

      強與弱.........如何分好好個餅是問題的關鍵.......要雙贏看來簡單但現實是複雜..

      大國,小國,......小如香港都是楊梅一樣花吧!

      刪除
  37. 香港究竟還要不要法治? 石老師工作室

    27/10/2014


    不少團體申請禁制令但示威者拒絕接受,爭訟不休。

    高等法院上周已頒布臨時禁制令,禁止佔領;有示威者就申請法援,反對禁制令;此外,不少團體又再準備申請禁制令……如是者爭訟不休,戰場由街頭、議會移至法庭。只想問一個問題——我們到底還要不要法治?
    高院判詞指出,示威者堵塞道路等導致交通嚴重擠塞,令包括旅客在內的潛在消費者,無法以的士來往港島和九龍主要幹道,令的士司機生意及經營者造成巨大損失。在道路設置障礙物,亦妨礙緊急車輛到達「佔領」區,對公眾造成危害。即使基本法保障示威集會權利,也無人可以完全漠視其他市民的利益;無論其原意有多高尚,無人可獨佔道路,故有需要平衡大眾及示威者使用道路的權利。即使「佔領」行動被視為「公民抗命」,但行動規模龐大又持續很久,已影響很多人,存在演變成「公民動亂」的實質風險。
    判詞又指行動的規模、時間,有擾亂公眾秩序的風險,甚至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暴力對抗會持續增加,而示威者可能不服從禁制令。法治是香港重要基石,示威者如果不滿裁決,也應遵守命令離開,並出庭陳述他們的立場,讓案件在不涉政治爭拗下,和平地以法律來處理。
    港人追求民主,對此相信沒人有異議,今時只是「普選」程度多少的問題,而非本質上有任何不同的問題。不過,無視禁令,藐視法庭,正如法官判詞所說,示威者應遵守命令離開。假如今時示威者透過違法手段獲得認可,甚至得到他們要求的「民主」,那是否一個光彩的民主?真正的民主是高潔的,頂上似有個光環,透過這些不法手段達至,只會令「民主」蒙上污點,貽笑於世人。英國有案例:有人以合理價錢透過拍賣行投得珍藏,因那是合法手段,投得者在法律上是那藏品的合法擁有人;不過,假如以一個市場不合理的價格,例如特平的價錢買入珍品,「咁大隻蛤乸」的常識告訴我們,那珍品很有可能是賊贓,故以此途徑購入者並不會是那藏品的合法擁有人。我們經常強調選舉的合法性,就是要避免透過類似的違法方式選出特首,否則,如因此而要撤換特首,便會造成憲政危機,「管治斷片」。
    今時香港常引以自豪的法治受到衝擊,而常為人詬病不重視法治的中國,卻在十八大四中全會一再重申要依法治國。雖然有些人會嘲中國只會說空話,不會有法治,但筆者對此樂觀,因那已是過去的歷史,當大家看到內地法官判案設終身責任制就知道,中央現要法官終其一生,都要負上其所判案件的責任,這應可杜絕冤假錯案,已可見中央推動法治的誠意。反觀香港,如法治倒退,香港又怎可再成為內地學習法治的榜樣?
    既然香港在法治上已沒有示範作用,中國並不會再重視香港,在法治的實踐上,恐怕中國日後的表現更會超越香港。

    回覆刪除
  38. 呢位人兄講得好:
    -------------------------------------------------------------

    選擇題:寧可食蛋糕味的屎,還是屎味的蛋糕?

    17年前大酒店再次易手並重新開業,開業時眾住客興高采烈,原因是新業主財雄勢大,大家幻想以後會有啖好食。然而大酒店每天供飲供食包甜品,但規定食客必須硬食,不得反抗。

    最初全餐的頭盤是蛋糕,這不是一般的蛋糕,比較像鬆糕,看上去很對國情。可惜6年過後大家終於發現這件蛋糕其實是屎,是蛋糕味的屎,眾住客忍受不了,於是要求大業主提早更改餐單。


    大業主也受不了住客的強烈投訴,結果頭盤換改成一件英式蛋糕,當然這也是一件蛋糕味的屎,而不是真蛋糕。這件東東特別之處是吃時真似蛋糕,屎味慢慢滲出,令人防不勝防,令人回味無窮!


    好不容易捱過第二舊,接著頭盤換成了一舊屎味的屎,形狀歪歪不正,叫作屎歪。什麼,連假扮蛋糕都費事!雖然眾住客的忍耐力已到了傳說中的臨界點,不過大酒店在開業時承諾頭盤可以在數年後改為真蛋糕,大家還是乖乖的吃著啃著。


    大業主跟屎歪對所有住客作了一個仔細的假咨詢,提出以後可以提供屎味的蛋糕去代替蛋糕味的屎。這個修改可是天大的進步,大家以後不用直接吃屎了。屎歪更是樂透,想著如何增值自己,因為自己已然符合屎味的第一條件,相信很容易連任。


    眾住客都嚇呆了,大家估計最差情況是咸味蛋糕或是過期蛋糕,意想不到是一件屎味蛋糕。


    因為期望有點兒落差的關係,接下來是一連串食住先的推廣活動,屎味蛋糕原則上是蛋糕,是比屎更有營養的東東,味道未必不是完全不能接受,畢竟眾住客已啃了多年,應該都習慣了。如果加上一包丁麵味精,說不定是天下美食,可能會上食癮,絕對是食得過。


    大概10%尊貴住客是擁有酒店的50%住宿權,酒店的貴價房間一一包攬,當然要支持食住先,基本上他們隨時換酒店都沒有問題。有些食屎狗則是食慣屎,愈食愈上癮,簡直希望屎歪不斷連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不少低層住客則三餐不繼,頭盤係咩”just don’t care”。


    然而大部份年輕住客透過非屎卜看著其他五星級酒店都是提供真蛋糕,自己要啃屎味蛋糕,可真不是味兒。是可忍屎不可忍,實行要一齊罷食。想著自己唔食,最好大家都唔食,所以將廚房封死,實行飢饉90,看看誰先餓死?反正自己年輕力壯,應該不是自己先死。有些抽水住客則在對面酒店book了房,隨時走得,覺得封死廚房都幾好玩,於是一齊用他人的生計去玩番轉。


    其實務實的大多數都知道大業主下面的酒店是連屎都無得食,而家對住屎味蛋糕都係鏈著個鼻,啃住先。正常人當然知道完美答案是要食蛋糕味的蛋糕,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人生很多時是沒有選擇的。


    如果你能閱讀至這句子,你應該是很喜歡屎屎尿尿的文章,請自我檢討一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Wa the best passage I have ever seen on this Occupying Central!!!!

      刪除
    2. 大家都鍾意屎屎尿尿 :))

      刪除
    3. 哈哈,什麼時候整個有屎味的蛋糕出來比大家品嚐下?

      刪除
    4. "有些抽水住客則在對面酒店book了房,隨時走得,覺得封死廚房都幾好玩,於是一齊用他人的生計去玩番轉。"現實中,應該很多這類人,想作者應是其一。偉先生說是好文章才來看看這篇屎尿文章,作者沒指出現實問題是:其他酒店住客自己是大業主,當然想吃甚麼都可以。

      刪除
  39. 一大堆互港通受惠股都四輪朝天,相較之下3399只是陰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本身並沒有受惠滬港通概念,也沒有因此而炒作;

      改革概念仍在,其次有基本因素支持,估值也不貴,預期市盈率最多8倍左右,好難大跌.......加上明年初很大機會再發盈喜,故如有平貨的話,我自己會考慮再增持。

      刪除
  40. 其實想問下大家對"袋住先",接受現在的框架有何睇法?因為我見到這裡不乏有人認同應該袋住先,但又表示過門檻是否過半數,選委界別及人數可以再傾。

    但其實人大所講的框架,係已經包含左門檻是要過半數,提名委員會人數須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同等比例,維持1,200人組成,即係所謂可以再傾既野,其實都係不乎合框架既野。

    如果"袋住先"係包括接受門檻過半數 + 整個提委/選委會不變(包括公司票轉為個人票等等都冇改既餘地),大家又點睇?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用說如果,政府早前已正實咗比例同提委會資格有得傾。框架只係講提委會的選出辦法跟現在選委會的1200人組成方法相同,但比例同資格從來都唔係寫喺基本法同框架文件之中。

      只係一些傳媒誤導市民以為提委會同選委會係同一樣嘢。

      刪除
    2. 比例同資格從來都唔係寫喺基本法同框架文件之中。 << 草案第二條第一項原文,“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呢句會令我懷疑政府開既可能係空頭支票。

      "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 呢點,大家會點理解?要留意,現階段只係政府話可以傾,人大冇任何表示過。所以我暫時都係抱住觀望態度+懷疑既精神去理解。

      刪除
    3. 請看看選委會網址,和下載各界别的投票資格文件看看。這些文件係香港自己寫嫁。

      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正正就係咁。

      刪除
    4. 可唔可以咁理解?要改提委會,就需要香港改左宜家個選舉法。

      不過過半數呢下,似乎就冇彎轉了。

      刪除
    5. 我既理解並唔係要改,而係要起草提委會既文件,所以要先做諮詢。

      只要將提委會資格寫到香港9成都可以選出自己工作或曾經工作界别,其實都未必過唔到半數。

      刪除
    6. 不過好老實講,宜家個情況,基本上係中央話要點就點,佢一句話要人大釋法,釋完後BAN Q左任何野都仲得。

      有少少彎轉還有少少彎轉,強行落閘既心就好明顯。
      都係只有兩個字 "無奈",一黎走不出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既事實,二黎香港對中國既作用亦只有繼步變細,國內政權要過橋抽板也是無奈。

      刪除
    7. 個人意見,我雖然反佔中,但我更反對宜家既所謂"袋住先"。袋住先既後續,係要有更好既時間表/路線圖,而唔係好似宜家咁,叫大家接收左先,然後空口講話之後會再傾。

      一個大project,斬件上,循序漸進我覺得係好合理,但所謂斬件,你都應該要有個詳細規畫/時間表,幾時會大約做到D咩,先算係完整。呢個斬件,係 project 既一部分。宜家既所謂 "袋住先" 既方案,斬件部分去左邊?一路只係話2017普選後先有得再傾。但宜家呢個政改大PROJECT,2017普選只係 phase 1,其他部分呢?欠奉。政府宜家俾到我既感覺,就係覺得推到2017普選就當完成左整個政改。

      刪除
  41. 咁的位客就慘的,局食人給你己選擇好的食物,....
    為生存養命等待好日子來亦無可厚非......
    但無能力去其它能供給正常蛋糕或可入口的蛋榚,,便要好好考慮

    1.未有較好日子過時,不要考慮再生兒育女了.....博唔到好日子....下一代會埋怨你一世......因為你/妳可能是一時的 Happy Hour...整咗佢出黎.
    2.你有錢有高學歷,有離開傷心酒店的可能會不考慮第一個問題
    3.如樂觀的你/妳要求上帝,神佛呢間大酒店會有一位CEO 一路改善進步,好好營運,上咗市時要好好照顧小股東.........唔好成日比人有老千股的形象.
    4.有没有考慮過以上問題才作人生的決定呢?

    老中青的決擇各有不同,到人生的交义点時各人便有不同看法是可理解的

    短線己不看好,現在中長是好是壞,風險如何...只能有自己的決擇了.....
    成年人如炒股便自己負責,各人的止蝕,止賺,日后的好淡,持盈保泰.........各式其式了

    回覆刪除
  42. 其實搞咁多嘢都只係吾俾反共的泛民入閘,正反雙方真正争持是這一點,咩袋住先,真普選,國際標準只是語言偽術

    回覆刪除
  43. 這次跌浪尤如潮退,可以觀察那一隻股票是虚,那一隻是較實淨,232,300這些一到潮退就沒頂,3399表現較佳,另一隻1599暫時都幾硬淨

    回覆刪除
  44. 實戰個人觀点
    1127 向上之道_欲拒還迎.....
    311.....400.....947 己進入回收之列,
    1285......奇貨或奇兵,醜婦亦快見家翁吧
    6889......又回到20.5的裂口底了.....(20 至 22)的波幅把玩可考慮
    555--------看來...0.75 至0.85 之間的波幅把玩亦近

    回覆刪除
  45. 偉哥您好,第一次到閣下留言。

    先旨聲明,我是黃絲帶支持者;並理解偉哥是真正的中間派立場,並非為共產黨油水而反佔中的人。是故我也樂意和偉哥交流。

    偉哥已多次表明支持爭取民主,但不認同佔領人士做法的立場。那請教偉哥對爭取真普選的可行策略上有何高見呢?老實說,此類只有批評爭取手法,但未有提出另類建議的所謂中間派立場,很多黃營人士是覺得反感的。況且,霸佔道路及公民抗命等雖於情理上未完全說得通;但爭取民主向來是要付出代價的。覺得這又不行、那又不行;不願採用較激進手法;這是香港爭取民主三十多年仍沒有重大成果的原因。

    我相信偉哥是有心做負責任公民。那在爭取真普選一事上,偉哥即使不認同佔領,又可付出什麼呢?!坊間已提出多項不合作運動,例如在合法的範疇上於交稅程序上“玩野”,以增加管治成本。偉哥對此有什麼看法及會否考慮參與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You兄,我也是對政府極其不滿的一員,基本上認同這次運動的訴求。

      只是客觀現實是按目前情況發展下去,很大機會走進死胡同。只要政府不再做出挑釁行為,任由民意發展下去,民意是有機會逆轉或真正的撕裂和對立。若事情對社會秩序及民生影響進一步擴大,或許便會留下日後23條的口實。

      所謂過猶不及,適時撤退,保存實力,未嘗不好。


      刪除
  46. 另一種角度:

    ----------------------------------

    幾十年來,相信香港人也是首次因為政見不同,而導致家庭和朋友之間出現分歧。我認為這是好事,既然雙方擁有不同意見,就必須學習和諧共處。但是,有三類人我卻非常討厭,原因並非因為我們的政見不同。因為每個人對事情的取向,以及重視程度也不同,就簡單如各人對生果有不同喜好一樣。

    最令人討厭的人,第一種莫過於不斷製造謠言的人,沒經過求證,甚或明明可能知道是謠言仍要散播,以支持自己的觀點,這類人不是無知便是無恥。

    第二類人,自己不肯犧牲卻在旁取笑犧牲的人,甚至扮作看透世事,說學生不成熟、被人利用,取笑別人是馬前卒。這類人非常令人討厭,中國能脫離日本侵略,也全靠「馬前卒」為人民犧牲。自己沒有理想,只着眼利益,卻在旁指指點點,在沒有證據支持的情況下說三道四,說別人是被人操縱,這種人的道德最差。

    第三種人看見目前的情況,內心不舒服,所以只希望盡快平息,卻沒有理解過事件背後的始末。他們不管用甚麼方法、不管原則,只希望以簡單方法盡快解決。

    這三種人,對社會只有害無益。

    回覆刪除
    回覆
    1. 為何不寫埋作者是王維基?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寫作者名,就要落埋個標題。標題火藥味重。

      刪除
    4. 以上講述嘅三類人佔大多數,難怪今時今日香港攪成咁!

      刪除
    5. 第一類應是蘋果等爛媒體
      第二類應是指罵警察被人利用,被人操縱的人
      第三類應是大學校長

      刪除
    6. 路易你好明顯係第一類人,人地作者明明都寫左第二類係""說學生不成熟、被人利用"",你都仲可以解作指罵警察被人利用,被人操縱的人,你是如何理解中文的

      刪除
    7. 你問下佔中人士, 邊個想晚晚訓街 ,但香港人聽聽話話去爭爭民主,到頭來有D咩,你有無好方法,你估就算收集700萬人簽人,會有用咩,最後咪又係比個假民主你,你唔袋住先就話你唔聽話,有邊個想用激進既方法,都係被迫上梁山才這樣

      刪除
    8. 阿blue依家事實係有人咁話警察係咁喎!你有冇求證過呀?我只係引用比人利用比人操縱呢種觀點者?有乜問題?你係咪人身攻擊?
      各人有各觀點各種解說,你有權唔認同,但你是明顯人身攻擊!

      刪除
    9. 要講激,你哋D方法只係小兒科,係就去到盡學共產黨打個江山返嚟!笨!

      刪除
    10. 如果我唔解你, 我講聲對唔主, 但路易, 如果明天真的有無篩選的普選,你明天會否上街示威,大大聲講,還我篩選普選,我要人大落閘,我不要無篩選的普選。如果你答係,我真心講聲SORRY, 但如果你答唔係, 咁你咪係,""第二類人,自己不肯犧牲卻在旁取笑犧牲的人""

      刪除
    11. 我真心支持你那句各人有各觀點各種解說,如果你真心支持要篩選普選,要人大落閘,我併了命也會維護你的發言權

      刪除
    12. 希望大家即使有不同的立場、觀點,也可以"盡量"保持心平氣和,求和而不同,不然的話其實討論的平台也會消失。

      刪除
    13. OK,首先,你的假設有邏輯上的問題,就算有無篩選普選我也不會特別高興,但我也不會去佔中爭取普選。是否要犧牲應該是由個人去作決定,你這種要別人犧牲去完成自己的理想,是不是應該叫做自私?各人需求層次不同,很多人只求溫飽,安穩,你們不可強加於別人,要別人犧牲。

      刪除
    14. 偉哥,SORRY, 我可能激動左,我都覺應要平心, 你絕對正確, 而路易如果我有說話令你唔舒服,我向你道歉,真心的

      刪除
  47. 與朋友夾份的戶口入左288@5.11

    回覆刪除
    回覆
    1. 師兄,
      睇盤路現價$5都買唔過.

      刪除
  48. 留意6136會是3底定係破底

    回覆刪除
  49. 其實幕後攪手正玩緊第22條軍規(Catch-22)這遊戲,明眼人都看得到,現在就要看阿爺怎樣化危為機,讓沉默的大多數看清楚泛民的真面目。

    回覆刪除
  50.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51. 我本身都認同沈旭輝篇文 ,而家真係睇唔到下一步要點,而家各人將香港所發生的問題濫炒一碟,在佔中時一次表達晒積壓以來的怨恨。基本上有普選也不是萬能,君不見四處亞洲各國有普選的地方都不太好過,反而極權一點的星加坡比較好,實在係一大諷刺。

    現在的思維是只要是自己覺得所謂正義, 正確,而用非暴力的方法就可以去做。那麼倒不如去各富豪家門,堵住入口要求佢地各拿錢出來,解決貧窮問題。(啊,那好似淪為無產階級共產主義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有一点會唔同, 並不是每個活動都會咁多人支持, 好明顯今次的活動是香港非常少有的一次,因它的本質真的是正義, 正確,我估無一個香港人想要有篩選的普選,就算你唔認同爭取的方法,但它的本質,是絕不含糊地正確

      刪除
  52. 我相信你女兒一代將來比這一代更激進,更誇張...
    第日你女問你佔鐘你做過啲咩.."我簽左反佔鐘" 真係有點兒..
    唉..理想同現實 實左差太遠

    回覆刪除
  53. 香港沒未來因40歲以上人没理想,lucky 学生还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