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粵運交通 (03399) 的兩個潛在催化劑



粵運交通兩個潛在催化劑,遠的是A股上市,近的是大灣區發展規劃快將公佈。

1. A股上市

A股上市的意義在於A股可以給予遠高於H股的估值,或有助提升H股的估值。其次,A股上市後,H股將會自動加入港股通名單裡,國內投資者可以通過港股通這渠道購買H股,也是有助提升估值的。

公司剛於月初公佈建議A股上市因而需要修訂公司章程,估計下半年可以遞表申請,最快可以明年底前在A股上市。


2. 大灣區概念

今日傳媒報導身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將於明日到大灣區多個城市視察,預料下月將會正式公佈大灣區的發展規劃,市場或會炒作相關的概念股,而粵運的主要業務都在大灣區內,是理所當然的概念股及受惠股。當然,大灣區發展規劃應該不會在短期內對粵運的業績有任何的實質的提升,目前都是概念為主及中長線的利好居多。


短線而言,希望藉著概念的炒作,股價有機會重上5元大關。



但誠如我之前所說,今年粵運的目標只是希望可以維持到上年的業績,甚至輕微的倒退也是合格有餘,故此不要對粵運今年業績抱有太大的期望,只能寄望2019年衝A股上市,會釋放更多的盈利出來。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跟進百盛集團(03368) 的潛在特別息機會


在2月底的時候,以大約0.92元的價格買入了百盛集團 (03368),博其派發特別息,當時也曾撰文分析,詳見舊文:百盛集團 (03368) - 派發特別息的誘因及仍待解決的技術性問題

不知不覺過了兩個多月,當時提及的派特別息技術性問題已消除 -  公司發的美元債券已於5月初到期贖回,現在靜候可能派發特別息的兩個時機: 5月21日(下星期一) 公佈第一季度業績及8月的中期業績。

自己持股會在出現以下情況時沽出:

1. 直至8月的中期業績公佈都沒有派特別息;

2. 股價如跌破52周低位(0.86元)。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建生伯",您不如退位讓賢吧!!


今天冠捷科技召開了股東大會,並且在收市後公佈了股東大會的投票結果,其中有一項決議的投票結果值得關注:


大家留意一下重選宣博士為公司執行董事的決議,竟然有高達1.66億股反對,而對上兩次的相關決議案,分別是2016年及2013的股東大會,當時的反對票分別只有1693萬股及3275萬股。事隔2年及5年之後,反對票數急增約9倍及4倍,反映越來越多的股東不滿宣博士任內的成績。

作為冠捷科技的小股東,個人認為在過去5年,公司累積虧損7.5億美元,是完全不能接受的成績,而作為公司的主席及唯一的一名執行董事,全權負責公司的營運及發展,宣博士是責無旁貸,理應為此負擔起應有的責任,退位讓賢,讓有識之士來帶領公司走出谷底。

其次,宣博士已是74歲高齡,但仍然是公司董事局唯一一名執行董事及主席,全權負責公司的營運,在精神及體力上,是否能夠應付得了一間年收入高達96億美元的上市公司的各方各面?為何不能委任多一、兩名執行董事去分擔宣博士的重責?還是說宣博士不想有人分薄其權力?

香港芸芸上市公司當中,董事局只得一名執行董事,而且已是74歳高齡人士,應是絕無僅有的管理架構。究竟宣博士是否要等到完全失去工作能力才主動退下來,還是要等到股東們忍無可忍,動議罷免其主席及執行董事職責?希望“宣主席”明白其職位並不是終生制的。

冠捷科技目前兩大股東是中國電子集團及普羅資本,大家都知中國電子集團是國企,而普羅資本也是中資背景,但偏偏兩間中資大股東完全沒有派員參與公司的營運管理,公司的營運都由以宣博士為首的台灣幫所主導,究竟兩大股東是無法派員參與, 還是不想參與公司的營運管理?

最近冠捷宣佈退出售與母公司的合營項目,而消息公佈翌日中國電子的管理層突然在股東大會前退任冠捷非執董一職,而這名非執董還是剛委任了不足一年,連同在今年3月另一中國電子委任的非執董也請辭,是否意味著冠捷管理層與大股東之間的關係已出現裂縫?  兩大股東會否有撒換現有管理層的想法?

冠捷在過去5年累虧7.5億美元,直至現在仍看不到曙光,股價也在5年間大幅下挫65%,以主席宣博士為首的部份管理團隊,實在需要退位讓賢了.......

2018年5月16日 星期三

民企變國企背景的炒作 (下)



上篇簡單說了澳優(01717),這篇會說說先健科技 (01302)。

坦白說,澳優我曾經持有一段時間,也獲利不菲,故對其情況也算了解,但對於先健科技,我可以說完全不認識,不論是業務、前景或者股權結構。既然澳優從民企變國企背景,也引來資金炒作,為何我不坐一程順風車,在消息公佈後立即追入?

先看看股價圖:



消息公佈翌日,股價最低2.38元,收市2.56元,而要追入的話,在2.4-2.5之間買得到,但自己不敢高追的原因有三:

1. 在5月6日的通告裡,並沒有披露美敦力 (Medtronic) 轉讓22.4%持股予中國光大的作價,因此少了一個參考的因素。有關的作價根據5月8日的權益披露顯示是每股0.1296美元,即大約1港元的作價,比當時市價折讓約60%;

2. 有別於澳優的主要股東在轉讓部份持股予中信集團後,仍保留顯著的股權,美敦力是全數沽清持股;

3. 先健科技的估值不便宜。按2017年盈利1.6億人民幣計算,股價2.5元對應的市值是108億港元,相當於大約54倍的往績市盈率。

當然,縱使有3大原因令自己不敢追貨,但股價的表現証實自己的決定是錯的。截至今天,股價已升至2.95元,比起消息公佈翌日的收市價2.56元,再升多15%。股價持續上升的另一原因是公司於5月10日授出約2億份的認股權,當中有9680份認股權是授予主要股東、董事及高級行政人員,每股行使價2.63元,市場視之為利好消息。

日後再遇到類似國企入主民企成為主要股東的情況,或許可以大膽一些追貨,市場似乎對此相當受落。